苏格

静悄悄。

《爱神练习生》

CP:丞坤

现背,切勿上升。

情窦初开那点小事,可能跟节目随写随更,可能随时跑路。

 

《爱神练习生》

 

范丞丞肯定听说过蔡徐坤。

肯定没见过。

 

难免的,公司的人,身边的人,聊起节目的时候,会将一两个名字变成熟悉的音律擦过耳际。范丞丞的感觉不太真实,他即将正式的出现在公众视野,被议论,被品评,被猜疑,被质疑,所以他的内心装满紧张和期待,只听到耳畔叮叮当当的响。

直到开始录制,他们走进现场站在已经选定座位的练习生面前,范丞丞的眼前还是强烈的镁光灯找到反光物体上产生的虚影,练习生们的面孔遥远而模糊不清,不知是什么表情。坐下后Justin像猫一样小声说起蔡徐坤的名字,并且回头张望,并且被队长制止,范丞丞忽然茅塞顿开,产生了真实的感觉。尽管队长说不要乱看,范丞丞还是忍不住的想知道叫蔡徐坤的人坐在几号的位置。

 

“蔡徐坤是最有力、最强大的对手。”

“蔡徐坤出过道。”

“蔡徐坤非常有人气。”

 

“那他还来干什么?”

 

终于听见时空隧道的回音,范丞丞忽然对蔡徐坤其人有了强烈的好奇。

在不舒服的椅子上坐了几个小时,终于轮到蔡徐坤表演。宣布蔡徐坤的名字的时候,范丞丞的身后发出嘈杂的惊呼,可见对有力的、强大的、出过道的、非常有人气的对手严阵以待的不只有他们。范丞丞靠着椅背,盯着选手的入口,他的心跳好像蔡徐坤的脚步,缓慢松弛但是非常的清晰。制作人代表和导师们已经让他们见识了严厉,他们很想知道什么样的表演可以得A,谁将是第一个A班练习生,会是蔡徐坤吗,他真的有实力吗,他会表演什么?

不过范丞丞见到蔡徐坤本人,首先想到的是如果让他穿那件渔网装,他可能会难为情。蔡徐坤具备偶像的先天条件,出众的样貌,高挑的身材,能唱会跳,以及创作的才华,他是第一个表演自作曲的练习生,他跟范丞丞的想象太不一样。活在传说里的人,往往被想象增添了强势的气魄,蔡徐坤应该更傲慢,而不是在害羞的时候捂脸笑。当口耳相传的蔡徐坤变成和他们一样的男孩,不免使人将自己与他比较。

论样貌,范丞丞的基因不会服输;论身高,范丞丞比他还高两公分;论唱跳,范丞丞在国外也接受了系统的训练;论创作——暂且不论。

但是要承认,范丞丞低调的性格使其在舞台上缺少侵略性,不比蔡徐坤妖冶张狂,收放自如。那件渔网装在蔡徐坤的身上,随着舞动推开的褶皱露出若隐若现的肤色,为他的表演增添蛊惑人心的性感,同时教人不由自主的跟随他沉浸到音乐的魔力中。有的表演摄人心魄,有的表演将观众变为信徒;蔡徐坤有后者的能力。

表演结束,蔡徐坤又是容易害羞,容易不知所措的男孩,与表演中判若两人。

“肯定是A。”

“他应该拿A。”

“A,当然是A。”

“这个样子还不拿A就太没有天理了吧。”

后方议论纷纷,似乎没有人感到紧张,奇怪的是,范丞丞却紧张起来。

蔡徐坤看着主席台,范丞丞看着蔡徐坤,他们的心脏都顶在胸口,紧张得不能呼吸。

 

集体生活有如学校假期的冬令营,房间里走廊里充斥着男孩的吵闹。

整理了各自的行李,他们开始相互认识。

范丞丞的性格慢热,面对陌生人少不了拘谨,所以认识新朋友的过程很容易陷入尴尬的局面。他已经过了拿姐姐照片炫耀的年纪,骨头缝里生长出来的要强甚至使他故意回避姐姐的话题,所以在对话突然安静的时候,他非常害怕对方以“你的姐姐”作为开头改善气氛。青春期的少年少女心思细腻敏感,他也不例外,如果新朋友对他的明星姐姐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他会怀疑对方接近他只是因为他有一个明星姐姐,而不是想和他交朋友。姐姐是他的光环,也把他变成光环下的一道阴影。

万幸,遇到的练习生只问了一句“你姐什么时候和李晨结婚”,然后就呼朋引伴去了。

所有的宿舍大门敞开,毫不拒绝外来的人,也不遮掩欢声笑语。夜晚逐渐深邃,同宿的朱正廷去了别的宿舍,Justin到处窜门,黄新淳似乎准备睡了,范丞丞穿过所有的喧嚣,在楼梯口和蔡徐坤狭路相逢。蔡徐坤穿着代表A班的粉色衣服,卸掉表演时的浓妆,柔软的头发贴着额头,显得又小了一些。可能因为一个人要下楼,一个要人上楼,彼此都没有预料,有一种猝不及防的莽撞和惊悸。宿舍楼的白炽灯照亮他们的表情,蔡徐坤感觉到人影,抬头冲他友好的微笑。

“你好。”对方甚至做了一个轻微的俯身动作。

范丞丞莫名其妙的慌张,只是回了一个小幅的颔首。

蔡徐坤与他擦肩而过,向宿舍走去。

追想逝去的瞬间,范丞丞有些懊恼,他总是在事后过分的在意别人的看法。蔡徐坤先开口,他起码应该说一声你好,闷不吭声不仅显得迟钝,而且不礼貌,会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如果他说了,也许蔡徐坤会停下来和他聊一聊,像其他的男孩一样,那样他们就认识了。他找到Justin的时候后者在吃魔芋丝,因为是别人给的,最后一袋,其他的被宿管收走了,所以不能与他分享。他认为Justin完全没有必要解释,因为他根本不想吃小零食。他跟Justin说刚刚遇见蔡徐坤,Justin反问他然后呢,他说没有然后,Justin说哦,把最后一袋魔芋丝吃光了。他以为Justin很在意蔡徐坤。

 

隔天范丞丞在食堂又看见蔡徐坤,不是他故意寻找,是A班的粉色衣服作为九十九分之七太显眼。他端着餐盘坐到队友的身边,加入到欢乐的话题中,没有提醒Justin蔡徐坤坐在他们的右前方。节目组收走零食,为他们准备的午饭是木须柿子和萝卜牛肉,范丞丞看见蔡徐坤把萝卜放到别人的餐盘里,但是没有像其他顽劣的男孩换一块牛肉。好像不喜欢吃萝卜。范丞丞想,夹了一块晶莹的萝卜放进嘴里,不难吃。一晃神的工夫,餐桌的话题从节目主题曲变成潮汕火锅,范丞丞跟不上也就不跟了。

蔡徐坤吃完午饭,把餐盘送到清洗处,路过他们餐桌的时候冲他们摆手,“Hi。”

“Hi。”同为A班的朱正廷回话,蔡徐坤之所以和他们搭话,大概也是因为他们之中有三个A班练习生,“你要回教室吗?”

“是,我先回去了。”他们也没有很熟,语气里还有陌生的成分。

短暂的对话中范丞丞低头不语,等蔡徐坤走了才抬起头目送,直到看不见人影,转过头挑起眼梢看朱正廷。

一想自己忘词的时候蔡徐坤就在台上看着,范丞丞都感觉好丢脸。他在蔡徐坤心里可能没有好印象,或者根本没有印象,或者因为他的姐姐而有一点印象,然而他又不希望是因为姐姐他才在蔡徐坤的心里有些许的印象。

还是在食堂,这回蔡徐坤来得比较晚,打完饭后站在原地寻找空位置。范丞丞感觉他快要看到自己了,忙把视线移到桌面。食堂的饭菜总是那几样,可能因为冬天萝卜便宜,这天又有白萝卜。在范丞丞想蔡徐坤是不是真的不喜欢萝卜的时候,一个人影移动过来,他的头顶响起温和的声音。

“我可以坐吗?”

朱正廷回答说:“当然可以。”

于是蔡徐坤坐在了范丞丞的对面。

蔡徐坤私下有些腼腆,不过乐华的活宝没有让场面僵持许久,经过短暂的生疏,餐桌氛围逐渐热络。蔡徐坤的左脸颊有一颗痣,教人不敢看又移不开视线。说起即将到来的主题曲考核,所有人如临大敌,三天时间太短,总感觉时间不够用,学得不够好,他们不奢望升级,不掉级就好了,更重要的是不要被骂,因为无论是制作人代表还是导师,虽然看起来脾气很好,但是感觉生气的话会很恐怖。想起被训的画面,有人不禁打起寒颤。范丞丞注意到蔡徐坤用筷子拨开萝卜的同时,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分明是嫌弃,可是在他的脸上绽开,却好像是在撒娇。

范丞丞第一次见到有人对不喜欢的蔬菜撒娇。

面对推过来的餐盘,蔡徐坤意外的看向范丞丞。

“我跟你换。”范丞丞面无表情的说。

“我只有四块肉。”蔡徐坤十分可怜。

“换萝卜。”

“可以吗?”

范丞丞勉强点点头。

蔡徐坤面露喜色,把萝卜夹到范丞丞的餐盘,“我问师傅可不可以只给我牛肉,师傅说不可以,每个人都要一样。”然而又有规定不能浪费粮食,“我看你们好像也不喜欢吃萝卜,有点不好意思问。”

Justin隔着一个人凑向范丞丞,“你喜欢萝卜吗,我怎么不知道?”

范丞丞不想回答。

蔡徐坤没有换,而是直接把所有萝卜都给了范丞丞。

收回餐盘,范丞丞把牛肉夹到蔡徐坤的盘子。

安静一会儿,蔡徐坤笑了,“你一直不说话,我以为你不喜欢我。”

范丞丞板着脸也挡不住突然脸红。

 

九十九个人住在一幢楼,一天到晚低头不见抬头见。

入夜范丞丞从训练楼回到宿舍楼,远远的看见蔡徐坤从另一边回来。到底是寒冬,白天的气温尚且可以,到了晚上冷风刺骨,蔡徐坤穿着他们统一的黑色羽绒服,双臂抱在一起,脚步匆匆忙忙,神色鬼鬼祟祟。范丞丞进退两难,走过去意味着他将于蔡徐坤单独相处,可是这个时候转弯尤为刻意,再三犹豫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

蔡徐坤掀开帽子的毛领看人,笑着打招呼,“Hi。”

范丞丞点一下头,看他双臂紧紧的抱着,瓮声瓮气问:“你不舒服?”

“嘘。”蔡徐坤做出噤声的手势,他们一同走上楼梯,“不要让他们知道我买了可乐。”

“可乐?”

“突然想喝可乐。”

范丞丞认为蔡徐坤不应该是这样的人。

楼内的热气拂过他们冰冷的面庞,在蔡徐坤的脸颊蒸出两坨红晕,“你刚练习回来?”

范丞丞说:“嗯。”

然后没有了话题,没有话题就有些尴尬,蔡徐坤假装东张西望,说:“你姐和李晨什么时候结婚?”

“快了吧。”范丞丞随便说。

“哦,”蔡徐坤挑高音,不知道的以为他要唱歌,“恭喜。”

“我还早呢。”

他们面面相觑,蔡徐坤被他逗得笑弯腰。

到楼层范丞丞说晚安,蔡徐坤摆摆手,回应一句晚安,抱着他的可乐走向宿舍。

一旦两个人有了秘密,就会拉进彼此的距离,产生心领神会的默契。第二天见面他们不再刻意的躬身问候,只是将对方装进眼睛里,不约而同的莞尔。第三天阳光透过宽敞的玻璃,倾洒在训练楼的走廊,他们擦肩而过,在同一片阳光在同一个时间回头。第四天的食堂又做白萝卜,蔡徐坤把萝卜夹到范丞丞的餐盘,仗着对方的纵容毫不客气的夹走一块牛肉。

范丞丞本人不是成熟,他的十七岁来不及筑起铜墙铁壁,只是用倔强的伪装保护心中柔软的部分。他在悉心呵护中长大,然而得到的爱放过来都是刺痛自尊的针,若他想走艺人的道路,注定要受到更多的非议。而且他必须坚强,哪怕抱怨一句压力太大,都会被认作矫情,受到冷嘲热讽。他这样矛盾,一边幼小,一边成熟,一边脆弱,一边坚强,有时他故作冷漠,掩藏慌张,内心烧着炙热的火。他可以生活得很优越,偏偏选择最难的一条路,他不想做个贴满标签的模型,想要活出自己的样子。

橙色的路灯光伴随他从训练楼回到宿舍楼,蔡徐坤站在一棵树下,仰头眺望星空。他慢慢停住脚步,好像一个植物学家等候一朵花开的瞬间。几日连续降温,他们的呼吸变成白色的雾气,在半空中蒸腾消散。过了许久许久,蔡徐坤转过头来,终于看见了他。

 

蔡徐坤极易辨认,即使穿着统一的黑色羽绒服,也能教人轻易的从人群中找到他。

从宿舍的窗户可以看到楼前的广场,Justin指着远方走来的人影说:“蔡徐坤。”一遍不够,他又说了第二遍,“是蔡徐坤。”

范丞丞摘掉耳机望向窗外,接着挑起细长的眼睛看站在窗边的Justin,“你为什么总关注他?”

Justin无辜,“你跟他不是很好吗?”

范丞丞重新戴上耳机,冷言冷语:“没有。”

重点不是Justin多么在意蔡徐坤,是他对蔡徐坤的关注足够写一本观察日记。从他第一次见到蔡徐坤,到搬进基地集体生活,到评级再到竞演,蔡徐坤对他的影响潜移默化。站在舞台中央的张扬不是性格,是教室里日日夜夜苦练的结果,蔡徐坤是个不遮掩的野心家,并且懂得如何去走这条追逐梦想的路。想要活出自己的样子,就要首先放下别人的看法,可是当他试着放下,恍惚意识到自己多么在意蔡徐坤的看法。

这种在意非比寻常,教人感觉险象环生。

转天经过A班教室,范丞丞听见猫叫。

基地有两只猫,一只叫April,一只叫July,不过它们一般不叫。

蔡徐坤坐在教室的地板,抱着April边摸头边问:“你为什么叫得像只羊?”

范丞丞悄悄推开门,左右看了一圈,只有蔡徐坤一个人,“你不回宿舍吗?”

“我正想回,它来了。”蔡徐坤抱着花猫给范丞丞看,“你觉不觉得它叫得像只羊?”

“猫叫怎么会像羊?”范丞丞走进教室,蹲在蔡徐坤的身边。

“你叫给他听。”蔡徐坤命令April。

花猫瞪着圆溜溜的眼睛,并没有练习生的表现欲。

蔡徐坤说:“叫呀。”

范丞丞拦他,“放过它吧。”

蔡徐坤抓住猫的爪子,替April表演:“咩。”

范丞丞像是见了鬼,盯他好久。

蔡徐坤放下猫,起身说:“我们走吧。”

他们闲聊着走出训练楼,一股寒风扑面而来,像刀子割在脸上。蔡徐坤说可能会下雪,然后第一朵雪花就落在他的发梢。雪花小小的,落在掌心立刻融化了,范丞丞说好像舞台上洒的纸屑,蔡徐坤不觉得,纸屑得是鹅毛大雪。两个人裹紧衣服,不急不慢的走向宿舍楼。蔡徐坤问范丞丞他姐会不会看节目,范丞丞严肃思考,回答说肯定会。蔡徐坤的声音总是放得很轻,非常温柔,只有他说起姐姐的时候范丞丞不会抵触,不过蔡徐坤一共也只说了两次。走过两盏路灯,蔡徐坤看向范丞丞的侧脸,又问他是不是压力很大。范丞丞闷闷的点头。

“好像小朋友。”蔡徐坤评价他,“一定要证明自己长大了。”

“我不是,”范丞丞否认,“我只想她知道我能做好。”

“为什么?”

“让她少管我一点。”

蔡徐坤忍不住笑,这还是小朋友啊。

一帮人从他们的身后仿佛火车呼啸而过,有人朝他们打招呼,不等回答跑远了。他们被笑声落下了,陷入轻飘飘的安静中,雪花漫天的洒着,冷冷的将烦躁冻结。

范丞丞将问题脱口而出,“你为什么来参加节目?”

走在前面的蔡徐坤说:“为了出道啊。”范丞丞有点不满意他的敷衍,“我想要更好的。”

好像自说自话,范丞丞没有听懂。

“只要我拼尽全力,以后就不会后悔。”

范丞丞慢了一步,蔡徐坤在他眼中变成背影。

蔡徐坤说:“突然想喝可乐。”回头问范丞丞,“一起去买吗?”

范丞丞答应了。

超市不在宿舍楼,需要穿过小广场再拐个弯,他们没有冲突或是矛盾,却陷入一种僵持的沉默。路灯下的雪花像是扑火的飞虫,壮烈后纷纷坠落,四季常青的松柏戴上白色的帽子,好像哨兵坚守岗位。他们的影子一会儿和树木的影子重合,一会儿走进灯光里。

远离宿舍楼的拐角,蔡徐坤突然驻足摸索口袋,泄气的笑起来,“我没带钱。”说着转身准备打道回府。

范丞丞慢步走在后面,就像第一次在楼梯口,他们又面对面狭路相逢,不同是这回更近了。范丞丞的清冷气质像极了雪花,他毫不避讳的深入蔡徐坤的眼底,仿佛在那里迷失了魂魄。蔡徐坤用眼神问他怎么了,他没有回答,而是上前一步。他们的气息相互取暖,接着嘴唇贴在一起,轻轻的,甚至不能叫做亲吻。

蔡徐坤下意识推开范丞丞。

范丞丞以为蔡徐坤会生气,他想这确实鬼使神差令人气愤。

然而蔡徐坤慌张的大脑里冒出的奇怪念头却是:他还会再过来吧?

或者逃走,或者——

范丞丞再次上前,而且这回他真正的吻了蔡徐坤。

 

青春只有一回。

努力过就不会后悔。

 

祝愿青春无悔。


评论(98)
热度(2371)
©苏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