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

静悄悄。

《流行性恐怖传说》2

纯属虚构。

坤为主,其余都是个人喜好。一个不负责任的脑洞,一篇没有CP的粮食文。请慎用。


感谢捧场,给你们比心❤

前文:[1]


《流行性恐怖传说》


朱正廷一头雾水,直觉接连的两个问题存在某种联系,但是缺少判断的依据。蔡徐坤下意识的联想,离奇失踪的不只一个人,练习生的数量不是九十九或者九十八,有可能更少。秦子墨第一个反应过来,问:“志杰是谁?”将气氛从疑窦丛生转化为哑口无言,对方有些无奈,不知道怎么回答,“是跟我们一起的练习生,名字叫李志杰。”周锐和蔡徐坤想到一起,问:“他不见了吗?”话音未落,他们感到一阵恐慌,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他们应该如何破解这个谜团?对方点头,“他和行李都不见了。”仿佛一记铁锤迎面打下来,周锐不由自主的后退半步,无措的看向蔡徐坤。

 

都是十几岁二十几出头的男孩,蔡徐坤不比其他人成熟,只是如果别人向他寻求帮助,那么就算他同样无助,也要尽可能的冷静下来。当前要确认两个人失踪的性质是否一致,蔡徐坤说:“能去你们的寝室看看嘛?”对面叫林浩楷的男孩不明所以,侧身让开走廊表示同意。几个人的表情严肃,朱正廷不确定自己应该回宿舍,还是应该跟他们一道过去,正在犹豫的时候蔡徐坤拉了他一把。A班在一起练习,相互的更加熟悉,朱正廷在,蔡徐坤会感觉安心。

 

节目组随机分配宿舍,蔡徐坤周锐好运气住了宽敞的豪华间,普通的寝室稍微狭窄一些,不过格局都是相同的。寝室里坐着孙浩然和王子异,-他们对突然到访的四个人倍感惊讶。进了屋,蔡徐坤问林浩楷,“李志杰住哪张床?”林浩楷指靠窗的下铺,“在那里。”周锐镇定下来,恢复了机敏问:“他什么时候不见的?”孙浩然说:“回来就没看见他。”周锐追问:“早上呢?”孙浩然说:“早上他还在。”蔡徐坤问:“行李也在?”王子异说:“在。”四个人离开宿舍楼到训练楼,有的去B班有的去A班,人多了便不再相互关注,然后集合考核主题曲,重新定级,回到寝室他们发现李志杰的床空了,行李也不见了。

 

听出个大概,站在后面的朱正廷悄声问秦子墨,“又有人退赛吗?”秦子墨双臂抱在胸前,故作高深的摇头,“我看不是那么简单。”

 

朱正廷不解,“怎么了?”

 

蔡徐坤说:“我们寝室也有人不见了。”

 

一样的,李志杰的卫衣整齐的放在床上,旁边有一本新的日记本,对于没来得及认识他的人,李志杰从未出现在《偶像练习生》的摄制基地。周锐凑到蔡徐坤身边,小声说:“衣服是蓝色的。”那是李志杰第一次定级的B班卫衣,也就是说他在第二次考核评定前就不见了。来自简单快乐的练习生尚且没有意识到李志杰不是普通的失踪,他们疑惑的望向蔡徐坤和周锐,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脸色阴沉。周锐又说:“他们是一个公司的,肯定不会不声不响的换寝室。”同理,李志杰退赛他的队友不会不知道。秦子墨提出的两种可能在李志杰的身上全部被否决,只剩下最不可能的可能,教人心慌意乱。

 

王子异反坐在椅子上,两只手抱住椅背,问蔡徐坤,“你说你们寝室也有人不见吗?”蔡徐坤点头,把大致的情况讲了一遍,“他应该比李志杰早一天。”周锐补充说:“我们正要去找导演组。”王子异和孙浩然商量,“我们要不要一起去问问?”一开始孙浩然以为李志杰和新认识的朋友在一起,或者还在教室练习,或者被叫去录像,听说有另外一个人消失不见,他心想无论李志杰和谁在一起,至少要亲眼看见。

 

回想起方才周锐的问题,朱正廷顿觉不安,“我先去看一看我的队员。”

 

乐华分了两间寝室,七个人是邻居,朱正廷确认了隔壁,匆忙的推门回到房间。Justin倚着枕头,摆弄化妆师姐姐给他的魔方,“你回来了。”随意得像是在家里。范丞丞趴在被窝里写日记,闻声探出小脑袋,发现朱正廷身后的蔡徐坤和王子异“有事吗?”少了一个人,朱正廷问Justin和范丞丞,“新淳呢?”Justin不抬头,“卫生间。”然后黄新淳顶着湿漉漉的头发,从卫生间的门缝里探身,乖巧的说:“在这里,队长。”

 

队员都在,朱正廷松一口气,对蔡徐坤和王子异说:“我和你们一起去。”蔡徐坤盯着Justin,“你休息吧。”Justin手中的魔方乱七八糟,没有一面是拼好的,“我们六个人去够了。”不清楚前因后果,兴师动众好像是去讨伐导演组,朱正廷是个负责的队长,但他不必对所有练习生负责。

 

送走蔡徐坤和王子异,朱正廷关上门回到寝室。

 

Justin放下魔方,好奇的问:“他们去打架?”蔡徐坤和王子异的气势好像大佬约架。

 

“打什么架,”朱正廷倒在床上,“有人不见了。”

 

不见了,意味着走出众人的视野,没有人知道他去哪里,在做什么,甚至不知道他是活着还是死了。上铺的床板遮挡一半的灯光,朱正廷躺在明暗之间,他太累了,仿佛有一双手从被子下面伸出来,紧紧的圈住他,让他不能起床去洗掉身上的汗味。吹风机呼啸,搅乱烦躁的心情,让头脑不能思考。几分钟后黄新淳从卫生间出来,趿拉拖鞋走到床前,爬到Justin的上铺。范丞丞回头,越过肩膀看黄新淳像只仓鼠钻进被窝。

 

凌晨一点,宿舍楼最后一盏灯熄灭了。

 

在整个基地,练习生加上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将近两百人,常有人来常有人走,而且分班训练导致大部分练习生对身边人只保留模糊的印象,所以两个人的消失并没有引起波澜。朱正廷走进A班教室,蔡徐坤背靠镜子做低头沉思的模样。两个人站到一起,朱正廷问:“导演组怎么说?”蔡徐坤摇头,“什么都没说。”导演组一个姓秦的中年男人让他们专注练习,节目组有节目组的安排。他们年纪太小了,被轻易的搪塞。朱正廷蹙眉,“最近很多人感冒,他们会不会被送去医院了?”的确是个新的思路,蔡徐坤转头看向朱正廷,犀利的眼神说明他不接受朱正廷的猜测,“衣服和日记是怎么回事?”

 

朱正廷想了想,没有合理的解释。

 

衣服和日记不是重点,甚至人去哪里了也不是重点。昨晚蔡徐坤问王子异知不知道李志杰第二次定级是什么,王子异摇头,林浩楷不知道,孙浩然说当时气氛太紧张,而且到后来没有具体的报名,他们都没有注意。朱正廷专心的听着,不过显然他没有领会到问题的重点。蔡徐坤说重点是节目组的人没有意识到有练习生不见了。他们将情况告知导演,对方满不在乎,蔡徐坤总有不详的预感,说不清是他们满不在乎可怕,还是他们心知肚明可怕。

 

可能因为事情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朱正廷不能感同身受,他的疑惑和蔡徐坤不同,“我没听过有姓秦的导演。”一语惊醒梦中人,蔡徐坤不禁错愕,终于理清烦乱的头绪。朱正廷问道:“他长什么样?”蔡徐坤摇头,“我忘了。”朱正廷难以置信,“忘了?”仿佛回到那条冗长的小路,两旁伫立着路灯,昏黄的光好像雨伞,蔡徐坤独自的走着,周锐和王子异他们不知去向,前方有人影晃动,可他看不清那是谁。蔡徐坤说:“当时天太黑了。”那个人把他们拦在门口,问他们干什么,周锐说有两个练习生不见了,那个人让他们管好自己,其他的有节目组安排,已经半夜了,第二天要录主题曲,语气颇为严厉的命令他们回宿舍睡觉。

 

除了按部就班,他们无能为力,朱正廷拍拍蔡徐坤的肩膀以示安慰。晚上广播通知彩排,除去F班的所有练习生集合前往舞台,蔡徐坤在人群中看见周锐,他们没有说什么,也没有什么可说。天又黑了,随着脚步的颠簸,昏黄路灯在视线中轻轻摇晃,呼吸在寒冷的空气中凝结成白雾,向上须臾飘散。蔡徐坤的视线漫无目的四处寻找,找到朱正廷,王子异,Justin和范丞丞,小鬼和朱星杰,找到许多他只能将脸庞和名字对应,尚且不算熟悉的练习生。

 

每个人都这样渺小,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呢?

 

大门徐徐打开,仿佛通向另一个世界,灯光逐次的点亮,华丽的舞台呈现在他们眼前。热爱舞台的灵魂发出欢呼,不得不说优越的C位暂时冲散蔡徐坤心头的阴霾,他不喜欢情绪外漏,尽量克制心中的兴奋,可他实在喜欢站在舞台上的感觉,这一点无法掩饰。

 

凌晨录完主题曲,紧接着宣布小组对决,为了方便沟通他们调换了宿舍,朱正廷和王子异搬到蔡徐坤和周锐的豪华寝室,周彦辰依旧和小鬼他们住在隔壁。好像一桌牌局重新洗牌,他们在紧密的流程中几乎忘记两个消失的练习生,或者说有人用橡皮擦从他们的脑海中试图抹去那两个名字。蔡徐坤不必搬家,依旧全身破绽的坐在椅子上,看朱正廷耐心整理周锐上方的床铺。原先睡在那里的人,现在不知道在哪里。

 

朱星杰敲门,因为门没关,所以他给了信号之后便直接进来了,“你们有没有看见小鬼?”

 

朱正廷说:“没有。”

 

周锐和蔡徐坤对视,他们现在对此异常敏感,“他没回来吗?”朱星杰耸肩,“刚刚还在,我去问卜凡。”周锐赶快下床,穿上鞋说:“我和你一起去。”蔡徐坤想要起身,可是好像有什么在阻止他。朱正廷眼看周锐和朱星杰出门,回头看看王子异,然后看看蔡徐坤。

 

不久,卜凡和董岩磊加入到寻找小鬼的队伍中。

 

走廊里几重低沉的男声回响,好像声乐班的合唱。

 

“小鬼!”朱星杰从蔡徐坤寝室的门前经过,“王琳凯!”

 

很快的有了回应,“干嘛呀,你叫我大名干嘛呀?”小鬼人如其艺名,活泼,聒噪,没过变声期似的。

 

原来小鬼在张晏恺的房间。

 

周锐回房,关上门松一口气,“虚惊一场。”

评论(96)
热度(3886)
©苏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