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

静悄悄。

《流行性恐怖传说》4

纯属虚构。

坤为主,其余都是个人喜好。一个不负责任的脑洞,一篇没有CP的粮食文。请慎用。


前文:[1] [2] [3] 


《流行性恐怖传说》


《Can’t stop》A组约定八点见面,吕晨瑜迟迟不来,其他人心中多少有些不快。既是对决就有胜负,胜负影响他们的得票,得票决定他们在《偶像练习生》的节目中能否存活,大家应当一起努力,共同进退。他们选出队长和C位,吕晨瑜仍不见踪影。范丞丞听见B组的练习生嘀咕,王梓豪去哪里了,他回头,发现对手也少了一个人。怪事不只这一桩,半个小时后有人在门外探头探脑,像是在寻找什么,另一个人走过来,做个打扰的手势,问门口的人以及《Can’t stop》的两组练习生有没有看见邱治谐。得到否定的答案后,那两个人各自走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韩沐伯的建议下B组分头去找王梓豪。刚才他们碰见灵超,看来灵超没有收获。教室空了一半,A组也没有心情继续练习,Justin说大家是一个团,少个人不完整,不如去把吕晨瑜找出来。走遍所有教室,没有人看见吕晨瑜,也没有人看见王梓豪,倒是有人问范丞丞有没有看见张昕。

 

三人走出电梯,朱正廷有些意外,平日被喧哗拥堵的大厅鸦雀无声,没有忙碌的工作人员,空空荡荡的,仿佛变得更大了。摄制基地到处是摄像头和摄影机,仿佛一只只眼睛关注他们的一举一动,在这样严密的监视下,除非人间蒸发,不然不可能销声匿迹。朱正廷让范丞丞扶住蔡徐坤,唠唠叨叨的给蔡徐坤拉上外套的拉链,发烧还要凹造型,服了他。蔡徐坤无奈,他连美瞳都没戴,凭什么说他凹造型。

 

他们慢慢的往宿舍楼走,朱正廷叮嘱范丞丞,“一会儿你帮我去看看新淳他们,我有点不放心。”寻找吕晨瑜的时候范丞丞看见黄新淳,另外三个队友都在《半兽人》组练习,和临时的团员相处愉快,“他们很好。”蔡徐坤问:“其他小组的人全吗?”范丞丞说:“不全。”没有补充。蔡徐坤看向朱正廷,后者心有灵犀的接着问:“都不全吗?”范丞丞斜着眼睛看蔡徐坤,“你们组是全的。”一开始他没看见蔡徐坤,现在蔡徐坤就在他的身边,这回他继续补充,“不过你们对组有三个人没来。”

 

朱正廷蹙眉,思索了一会儿说:“是因为分班吗?”他们组有两个A三个B,在十六个小组中实力占据优势,而他们的对组全部来自F班。

 

蔡徐坤低着头走路,没有回应朱正廷的猜测。他想不是因为分班,钱正昊和李志杰消失之前在B班,刚才范丞丞说的几个人也有F班升级的。

 

这些人不是退赛,不是淘汰,如果说有人以某种条件作为标准,选择将他们带离摄制基地,是为什么?

 

回到寝室,朱正廷安排蔡徐坤躺下,“丞丞,桌上有纸杯,帮我去接杯水。”虽然范丞丞是大明星的宝贝弟弟,但不是目空一切的傲慢性格,无论在公司还是节目之中都低调谦逊,甚至可以说过于的不争不抢,不懂得表现,私下和熟人活泼开朗,和生人害羞腼腆,心地良善乐于助人,像个温暖的透明人。范丞丞拿了纸杯出去,朱正廷给蔡徐坤盖被子,“一会儿吃了药再睡。”之前参加节目,蔡徐坤没认输过,然而在和热度的比试中他多么不情不愿也败下阵来,“你回教室吧。”分组时他只选了五个人,他生病拖累朱正廷,剩下那三个人也不能合练,实际等于拖累了整个团。高烧使他的声音嘶哑,他开始害怕到时候不能录音。

 

朱正廷说:“你睡着了我再回去。”等了许久,范丞丞拿热水回来,“给你。”朱正廷先扶蔡徐坤坐起身,接过水杯递给蔡徐坤,然后把胶囊放在蔡徐坤的手里,“晚上还不退烧就真的要去医院了。”蔡徐坤本意是极度的抗拒吃药,可鉴于体质他又不得不经常吃药,别人按数计量,他是按时间计量,周锐管他叫太上老君,“我不想打针。”说完仰头把胶囊咽下去,喝掉半杯水。朱正廷安慰他,“打针见效快一点。”蔡徐坤摊开手心给他看,可怜兮兮,“我过敏了。”朱正廷怀疑,“会有影响吗?”蔡徐坤说:“我不想打针。”这个人在舞台上唯我独尊,下了舞台要为逃避打针找所有借口。

 

“你好好睡觉吧。”朱正廷把纸杯放在窗台,起身说,“我和丞丞回去训练了。”

 

“嗯。”蔡徐坤闭上双眼,翻身面朝墙壁蜷缩起来。

 

朱正廷从后面帮他被子掖好,示意范丞丞走了。到门口,朱正廷回头看床上的人,对范丞丞说:“你帮我和周锐说我留下来陪他了。”范丞丞问:“你不回去了吗?”朱正廷犹豫着点头,“那么多人不知去向,我觉得有些蹊跷,留他一个人不安全。你不要去别的地方,从这里走了直接回训练楼和Justin在一起,告诉新淳他们结伴进出,不要独来独往。”失踪事件快速的发酵,从一个人变成几个人接着变成十几个人,范丞丞已经意识到事情可能并不简单,“我知道了。”

 

目送范丞丞乘电梯下楼,朱正廷关门回到寝室,把椅子搬到蔡徐坤的床边,背向着窗户坐下。蔡徐坤听见他们的对话,感觉到朱正廷在他的身边,重新的闭合双眼,让自己陷入安稳的睡眠。

 

 

《Dance to the music》混合着《大艺术家》在训练楼的走廊回响,范丞丞经过两扇门,余光瞥见对着电视学习舞蹈的练习生。《Can’t stop》两组的练习生围坐在教室的地板,Justin看见范丞丞回来,立刻迎上前抓住范丞丞的袖子,“我以为你也走丢了,怎么去这么久?”范丞丞说他去了一趟《PPAP》小组的教室,随Justin到人群中,挤了个位置坐下。他们没有找到吕晨瑜和王梓豪,问遍工作人员,得到的回应除了茫然的脸,就是一致的不知道,没看见。一片乌云笼罩着他们,随时可能打雷下雨。沉默了很长时间,范丞丞说:“从三天前开始就有人陆续消失。”Justin惊讶,“你怎么知道?”范丞丞反问:“你忘了吗?前天蔡徐坤和王子异到我们宿舍,他们走后正廷说有人不见了。”Justin确实忘了,经过提醒恍然大悟。范丞丞说:“第一个是钱正昊,第二个是李志杰。”

 

韩沐伯难以置信,“他们消失了?消失?”

 

“据说行李都不见了。”范丞丞说。

 

范丞丞不常开口讲话,但他的头脑非常灵活,前天朱正廷慌慌张张,说明事情肯定比他们听说的严重。秦奋屈膝坐着,身体微微前倾,鸭舌帽挡住半张脸,他从帽檐下面看向范丞丞,说:“钱正昊不是感冒去医院了吗?”Jeffrey用生疏的普通话说:“我看见他了。”焦点集中转移到Jeffrey的身上,Justin问:“你在哪里看见他。”Jeffrey不禁局促,“呃,就是我来训练的时候,看见他回宿舍。”灵超替Jeffrey说:“就是他从医院回来了,然后不见了。”十二个人彼此之间面面相觑,Justin问范丞丞,“正廷还说什么了?”

 

“他让我们结伴进出,”范丞丞说,“不要独来独往。”

 

最早发现练习生失踪的蔡徐坤和朱正廷肯定知道更多详情,但是他们无凭无据,也是出于好意,害怕在集体中引发恐慌,所以没有声张。

 

到了午饭时间,练习生成群结伴去食堂,董岩磊扶着门框探头,叫《Can’t stop》的两组练习生,“走了去是吃饭了。”

 

压抑的气氛稍微缓解,韩沐伯和秦奋年长,宽慰弟弟们,“我们不要乱想了,也许下午他们就回来了。”秦奋说:“走吧,先去吃饭。”尽管他们努力做出一如既往的样子,可是在出门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的靠近熟悉的朋友。

 

少了人,食堂都显得冷清。林超泽和尤长靖去和香蕉的队友坐在一起,剩余的组员坐一张桌子,各怀心事闷头吃饭。郑锐彬端起汤碗,直盯盯的看向门口,确定没有人来了,再看食堂里空荡荡的座位,说:“好像淘汰已经开始了。”第一轮竞演将从九十九个人里淘汰三十九个人,按目前的情况,到竞演那天他们可能剩不下六十人。Justin放下筷子,他少年气盛,做事情往往更果决,“我觉得不能等。”范丞丞和灵超看向他,三个人同龄,有时想法是一样的,差别在于是否敢于表达。韩沐伯问:“你想怎么办?”Justin说:“我们发动大家一起找,不管能不能找到,至少可以有个结论,好过在这里疑神疑鬼。”确认那些消失的人不在基地,他们至少有理由让节目组给出原因。

 

韩沐伯和秦奋用眼神交换意见,之后点了头。

 

他们没有莽撞,行动前核对了说辞,避免使用失踪一类敏感的词语,提醒所有人保持联系,不要落单,从彼此熟悉的人开始,太突兀的话容易教人反感。《Can’t stop》的练习生分散,韩沐伯和秦奋去找秦子墨,灵超端着餐盘去找木子洋,范丞丞依照朱正廷的嘱托去找黄新淳,Justin径直朝王子异走去。Justin问出了训练服和日记本的细节,之后将他们的决定告诉王子异,后者没有丝毫犹豫的加入进来。

 

下午他们放弃训练,分散到摄制基地的所有角落,从训练楼到宿舍楼再到办公区以及最后的仓库。摄像师尽职尽责的跟拍他们,不过问,不评价,好像没有灵魂情感的木头人,唯一的任务就是举着摄像机跟踪他们。后来惊动导演组,几个凶神恶煞的中年男人逮住几个练习生训斥一顿,将他们赶回教室。

 

冬天的日落悄无声息,浓云背后一抹浅浅的红霞,预示白昼即将走到尽头。范丞丞和Justin在小路上遇见一个自称是导演的人,蛮横的命令他们回去训练,节目录制期间容不得他们胡闹。Justin说他们不是胡闹,“吕晨瑜和王梓豪不见了,我们在找他们。”对方说:“你们的任务是训练,其余的节目组有安排。”作为乐华的机灵鬼,Justin不好对付,“你把他们带到哪里去了?”对方说:“他们去的地方你也会去,你们都会见到他们的。”

 

对方说:“现在回去吧。”

 

“走吧。”范丞丞劝Justin,“我们也该回去了。”不然韩沐伯就要发动练习生出来寻找他们了。

 

Justin感觉有说不出的奇怪,与范丞丞转身走向训练楼,又回头看了一眼陌生的导演。印象中没有那张脸,Justin的目光落在对方的工作证,塑料板反光,看不清照片,但他看清了上面的名字,准确的说是一个姓。

 

秦。

 

Justin问:“我们节目有姓秦的导演吗?”

 

范丞丞摇头,“我不知道。”接着说,“但我感觉他好奇怪。”

评论(79)
热度(3446)
©苏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