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

静悄悄。

《流行性恐怖传说》7

纯属虚构。

坤为主,其余都是个人喜好。一个不负责任的脑洞,一篇没有CP的粮食文。请慎用。


 前文: [1] [2] [3] [4] [5] [6]  


《流行性恐怖传说》


“我们真的离开了吗?”

 

蔡徐坤猛的从梦中惊醒,耳畔回响着周锐的声音。他的呼吸急促,心跳剧烈的敲打胸膛,从胸口向四肢扩散疼痛的感觉,每一根神经都有如失去弹力的橡皮筋,酸软松弛使人无力。一团灰色的雾气困在他的头顶。他的睡眠比较浅,在集体生活中为了自己不受打扰,同时也不限制别人的活动,他把衣服挂在上铺的边缘当做窗帘。光线进不来,那团雾气无法消散。平缓了气息,他的头脑逐渐清醒。他正躺在《偶像练习生》摄制基地的寝室,刚刚做了一场噩梦。也许梦境更温柔。但是他的记忆过于清晰,秦奋帮朋友妹妹索要他的签名,眼见大巴驶向基地他们发出胜利般的欢呼,坐在他的身边的周锐若有所思的表情,以及到了火车站朱正廷在检票口与他道别,灵超从心爱的糖堆里分出一块薄荷糖,一切历历在目。他把手伸进口袋,从里面摸出一块薄荷糖。

 

朱正廷无声无息的坐在床边,神情不复往日的生动,“你醒了。”声音轻轻飘落,仿佛雪花落在蔡徐坤的额头。他这才发现身边有人,触电般抖了一个激灵。他坐起身,看向朱正廷,二人四目相对,类似的场景发生在他高烧不退的时候。他问:“我们回来了,是吗?”朱正廷萎靡不振,像是遭受了巨大的打击,连声音也低了许多,“不是所有人。”他问:“谁没回来?”朱正廷消沉的扶着额头,说:“你应该问谁回来了。”

 

意思就是,没回来的是多数。

 

也许是十个人,也许是二十个人。蔡徐坤想起周锐的喃喃自语,对于留在基地里的人,那些离去的就是失踪的练习生,“周锐回来了吗?”朱正廷摇头,“没有,算上你和我,一共只有七个人。”其他的五个人是陈立农,范丞丞,Justin,小鬼和卜凡。人数比想象得更少,却不教人惊奇。蔡徐坤拨开挂在床头的衣服,坐在床沿和朱正廷面对,他们都穿着私人的衣服,更加确证他们曾经离开过。朱正廷的脸色很不好,眉头里锁着愁绪。蔡徐坤问:“他们呢?”朱正廷瞥向门口,“去别的寝室了。”

 

仿佛是穿越了时空,他们回到各自的寝室。小鬼是第一个醒的,朱正廷被他呼喊朱星杰的大嗓门吵醒,小鬼极少那么慌乱,他一个人在空旷的走廊穿梭寻觅显得尤其可怜。乐华有三个练习生,朱正廷和Justin睡在下铺,范丞丞在Justin的上铺,黄新淳没有和他们一起回来。他们和小鬼一起寻找同伴,宿舍楼回荡着他们的呼喊,很快陈立农和卜凡回应他们,接着他们在寝室发现蔡徐坤。因为蔡徐坤的床很有特点,和他同住过一个寝室的朱正廷一看便知道他在里面。朱正廷的心中升起希望和感激,至少他们仍然相依为命。朱正廷将衣架拨开一些,蔡徐坤睡得很沉,他突然不敢叫醒蔡徐坤。

 

六个人轻手轻脚,说话也不敢大声。Justin站在空床的旁边,掀开放在上铺的一件蓝色卫衣,那张床在之前的两天是朱正廷住的,但是在朱正廷之前,属于B班的钱正昊。蔡徐坤的上铺放着一件青色的卫衣,在范丞丞的印象里,初次评级的时候秦子墨和他同在D班。朱正廷茅塞顿开,他之所以和Justin和范丞丞醒在一起,不是因为他们一同在火车站候车,而是因为他们本来住在同一寝室。

 

火车站那巨大的钟表逆向旋转,将他们归零。

 

见他们一个一个神秘兮兮,陈立农摸不清头脑,小声的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鬼和卜凡对整件事也是一知半解,Justin把他们带到走廊,从钱正昊开始娓娓道来。过了一会儿,Justin探头进门,告诉朱正廷他们去别的寝室找找,也许还有练习生像蔡徐坤一样,睡得太沉了没有醒来。

 

听完朱正廷的讲述,蔡徐坤问:“你是怎么回来的?”

 

朱正廷摇头,他不想回忆。

 

“我记得车厢里面坐满了人,他们的模样不停变化。”蔡徐坤仍旧心有余悸,那些人的笑容充满爱意,却令他深深的恐惧。

 

“他们认识你,是吗?”

 

“他们一直在叫我的名字。”

 

朱正廷闭合双眼,做个深呼吸说:“送走你之后,候车室还剩十二个我们的人。我的票是十点三十六分,我看候车室的钟,当时是九点五十一分。我看到的和你一样,候车室里所有的人开始变化,男人变成女人,老人变成小孩,新淳和权哲他们也变成了陌生人。他们用那种好像经过处理的声音叫我的名字,然后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再醒过来就到这里了。”

 

蔡徐坤问:“你看见秦导演了吗?”

 

“秦导演?”

 

“Justin和范丞丞说的人。”

 

“没有,”朱正廷认真的回想,摇头说:“人太多了,我不确定。”

 

蔡徐坤微微前倾身体,手肘撑在膝盖,掌心托着脸颊,不看朱正廷低声的说:“钱正昊消失的时候,我听到过同样的声音。”距离第一起失踪事件不过三五天,朱正廷却感觉恍如隔世,“那是谁的声音?”蔡徐坤缓慢的摇头,“我不知道,在我发烧的时候他一直叫我的名字。”朱正廷说:“他?你认为是一个人吗?”蔡徐坤抬头看朱正廷,确实,他不能肯定的说那声音发自同一个人。他们都已经经历,不论是一百人还是一千人,叫他们的声音是一样的。朱正廷背向窗户,坐在一片灰暗的阴影里,“你觉得那是人吗?”他们心知肚明,只是没有人愿意说出来。

 

事到如今,似乎他们不得不相信这是一起超自然事件。

 

“他们认识我们。”朱正廷说。

 

蔡徐坤不回答。

 

朱正廷望向门外的走廊,“可能他们就在看着我们。”

 

半个小时后其余五个人回来了,朱正廷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恼火,责问Justin,“你们去哪儿了?”卜凡替Justin挡枪,解释说:“宿舍楼没有人,我们去训练楼看了看。”卜凡和朱正廷同岁,虽然关系很好但毕竟认识的时间不长,朱正廷不能和他发火。七个人的组合如今只剩下三个人,朱正廷生气是因为担心Justin和范丞丞的安全,他还没有消化负面的情绪,不能提起勇气和决心面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蔡徐坤解围,问卜凡,“训练楼有人吗?”卜凡说:“没有。”蔡徐坤又问,“工作人员也没有吗?”卜凡泄气的摇头说:“没有。”

 

他们需要重头整理分析,Justin拉着小鬼在蔡徐坤的床上,卜凡和范丞丞去隔壁寝室搬了几把椅子过来,七个人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圆圈。回到摄制基地之前,卜凡和蔡徐坤在同一节车厢,同一排座位。上车前他们买了一些早餐,据卜凡回忆,他从岳岳的手中接过矿泉水,好像听见有人叫自己,回头看了一眼,再转过头来,他对面递给他矿泉水的人就不是岳岳了,而是一个长头发的女孩,看起来很清秀,很年轻。他叫岳岳的名字,那女孩微微一笑,又变了个人。接着整个车厢上演集体的大变活人,岳岳,灵超,木子洋,包括蔡徐坤,全都不见了。他眼前一黑,醒过来就回到了宿舍。

 

小鬼的遭遇大致相同,当时他和朱星杰周彦辰在去重庆的火车上。他们并非无时无刻的吵闹,小鬼觉得他们只是从诡异事件逃出去,这件事没有解决,就没有结束。朱星杰让他不要再想,能逃出来就是幸运的。小鬼在小桌板上转硬币,沉默了很长时间,跟朱星杰说他老有不详的预感。可是坐在他身边的已经不是朱星杰和周彦辰,而是十六七岁的男孩和女孩。桌上的电脑出现雪花,发出滋滋啦啦的杂音,前座的人回头看他,又温柔又恐怖的微笑。没有人能一百八十度的回头,那样子就像脖子被折断了。

 

“喔——”Justin被吓到,紧紧搂住小鬼的肩膀。

 

蔡徐坤问陈立农,“你呢?”

 

陈立农说:“我不知道。”当时他不在火车站,“因为我要回台湾,只能去坐飞机,大巴上只剩我和秦奋哥还有开车的司机。早上起得太早,我睡着了,醒过来就在这里了。”

 

蔡徐坤问:“你听到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听到。”

 

“没人叫你的名字吗?”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向陈立农,他有些退缩的说:“可能我睡得太死了。”

 

头三天是每天消失一个人,第四天突然从一上升到二十,跟着是四十,回到摄制基地的只有七个人,二十九个人消失踪影,这些数字毫无关联,找不到任何规律,好像只是随心所欲的挑选。在火车站分别的时候,陈立农听见韩沐伯对秦奋说消失的练习生大多排名靠后,极有可能会按照节目播出时期的排名顺序发展。不过钱正昊不是最后一名,失踪却是从他开始。几个人觉得韩沐伯的推测不妥,可是他们又确实是人气排名第一到第七的选手,似乎消失约等于被节目淘汰。

 

小鬼说:“节目最后要选九个人,为什么只有我们七个人回来?”

 

“那就是比赛还没有结束。”蔡徐坤说。

 

“七个人还要继续淘汰吗?”朱正廷说,“最后只留一个人?”

 

突然没有人说话。

 

当最后只能有一个人胜利,生存和比赛是同样的道理。

 

许久,Justin打破沉默,“如果按照排名从后面往前来,那么下一个就是——”

 

几个人齐刷刷的看向的卜凡,后者莫名,“你们这样可有点吓人。”卜凡没被火车上的千人千面吓死,倒是可能被他们几个吓死,“咱们先别想回来的人,想想没回来的人。”蔡徐坤说:“还去找他们吗?”走之前岳岳和卜凡说了一个办法,卜凡和他们商量,“我有老岳家的电话,我们去收发室给他家打个电话,问问他有没有回家。这儿离北京近,我估计他要是没出意外,这个时候应该到家了。”

 

然而意外不是岳岳没有回家,而是座机的电话线被剪断了。

 

七个人站在一片狼藉的收发室,仿佛落入渔网无力挣扎的鱼。

评论(210)
热度(3288)
©苏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