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

静悄悄。

《流行性恐怖传说》9

纯属虚构。

坤为主,其余都是个人喜好。一个不负责任的脑洞,一篇没有CP的粮食文。请慎用。


 前文: [1] [2] [3] [4] [5] [6] [7] [8]  


《流行性恐怖传说》


说话的是个女人,“你们在干什么?赶快起床录访谈了。”没有得到回应,她又用力的敲门,“赶快起床!”


小鬼在卫生间门口,距离房门最近,受到的惊吓最突然,牙刷都差点掉了。他大张着嘴,僵硬的转头看向另外五个人,“是选管。”朱正廷问蔡徐坤,“开门吗?”要开门也不能让小鬼一个人面对,蔡徐坤走过去说:“开。”小鬼倒是想的不多,痛快的打开门。选管不耐烦的看看两人,“磨蹭什么呢?赶快准备去备采间。”小鬼迈步出门,盯着她走进电梯。

 

昨天还不见选管,好像她放了一天假,今天不太高兴的来上班了。蔡徐坤把小鬼拉回来,把门关上,“去吗?”如果韩沐伯和秦奋在,不仅可以给出合理建议,而且能够起到带头作用。他们七个人虽然此时团结一心,但在抉择面前由于顾虑彼此的安全和感受,会显得不够果断。小鬼去漱口,回来说:“我觉得应该去。”按照节目流程,接下来是分组录制分组表演,可是他们原本分配好的队友都已经不见了。刚才有一个细节,开门的是豪华寝室原住民蔡徐坤以及外来户小鬼,这两个人在私下里互动极少,不是玩得到一起的人,选管丝毫不觉得惊讶,下达命令之后直接走了。

 

她没去叫其他寝室,当然其他寝室没有人,不用她像个铜锣似的挨个叫醒,但问题的关键是她对空寝室没有发表看法。依照小鬼对选管的了解,不应该。似乎她默认了,节目组剩余的所有练习生都在一个寝室,那就是说,节目组从头到尾都知道练习生在消失。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蔡徐坤对朱正廷说:“我也觉得应该去。”从钱正昊消失开始,他们一直处于被动,不停的寻找、躲避、撤离——事到如今找不到躲不开走不了,若他们还想赢得一线生机,就必须深入到阴谋的中心。朱正廷锁眉沉思,看了看Justin和范丞丞,始终放不下心,“白天不会有事吧?”Justin给他出主意,“我们天黑之前回来,还在这儿。”范丞丞呆呆的点头,他睡得少,没有精神。蔡徐坤又问陈立农的想法,陈立农说:“我听你们的。”小鬼总结:“那就准备吧。”接着去把卜凡闹醒。

 

可能是天气的原因,摄制基地比昨天更加冷清。庞大的乌云压着楼顶,好像愤怒的怪兽,一言不合就会刮风下雪,把万物生灵冻成冰块。七个人一边走一边猜,在分组表演必然流产的前提下,访谈内容会是什么,乐观的想,会不会是他们对于同伴们逐个消失的感受,然后在他们惊慌和悲伤的时候,导演大喊一声你们被整啦。卜凡说如果是这样他可能会忍不住打人,Justin和小鬼仿佛大魔头的左右护法,精神上绝对支持卜凡。有这几个家伙在,苦中也能做乐。蔡徐坤被他们逗笑,不过他心里最清楚,最坏的情况莫过于一切如常。

 

天不遂人愿,希望的永远不会实现。编导点名蔡徐坤、陈立农和范丞丞先进行录制,其他人到隔壁等候。万幸,不是一个一个录。隔壁房间很小,摆满了椅子,中间插空立着两台摄像机,Justin好奇的过去查看,捏着嗓子对朱正廷说:“在录。”他们还发现了收音的麦克,这感觉好像回到了节目的紧张状态。他们躲开镜头,坐在摄像机的后面,小鬼压低身子,凑到朱正廷和Justin的面前,“他们什么都没说。”编导的不耐烦在于他们迟到,而不是因为人数锐减而造成节目的断档。朱正廷坐在中间,也悄悄的说话,“好像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昨天走了。”仿佛昨天一天是时间夹缝中的一个片段,只有他们经历了,对于节目组的工作人员而言,完全不存在。

 

Justin说:“我看他们根本不知道节目有一百个练习生。”

 

朱正廷和小鬼问:“什么意思?”

 

“可能所有消失的练习生,也从他们的记忆里消失了。”Justin说,小孩子的直觉很准的,“可能对他们来讲,这个节目现在只有我们七个人。”

 

「卜凡。」

 

朱正廷推Justin,“你快别说了,我起一身鸡皮疙瘩。”Justin据理力争,不由自主的提高声音说:“之前我们问练习生的去向,他们都说不知道,有可能他们真的不知道啊。”小鬼觉得太扯了,又不是脑子里有橡皮擦说忘就全都忘了,或者是电脑删除并且彻底粉碎文件,把记忆清除得一干二净,“我们都记得,他们怎么可能不记得?”朱正廷一怔,改了口风,“也有可能,假如——”

 

他们不是人。

 

「卜凡。」

 

“你更扯。”小鬼说朱正廷。

 

卜凡疑惑的回头,看见门外站着个人,“老岳?”

 

受到启发的朱正廷脑洞大开,拉着Justin和小鬼讲他们可能脱离了正常的时空,到了一个压缩的宇宙。小说电影不是常有平行世界?可能他们通过某一件事的触发,掉入了当前的局面,他们所有的见证与经历,都不是真实的,练习生们失踪,他们逃出基地又离奇的回来,可能工作人员也都是虚拟的,不存在的。Justin问:“那到底是哪一件事触发了我们穿越时空?”朱正廷想了想,认真的说:“我们来参加《偶像练习生》。”

 

小鬼甩掉朱正廷的手,“唉——越扯越远——”回过神,他才发现空了一个位置,“卜凡呢?”

 

 

编导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长发中分,戴一副黑框眼镜,由于反光蔡徐坤看不清他的眼神,不过他的嘴角下垂,透出几分冷漠。蔡徐坤想也许他就是秦导演,只不过变化了模样,每个人,包括他身边的陈立农和范丞丞,都有可能是秦导演。陈立农回答完问题,把麦克风交给范丞丞,这时坐在阴影里的编导抬一下头,范丞丞当即大脑空白,忘了说话。坐在中间的蔡徐坤悄悄掐一把范丞丞,后者尴尬的恢复运作。编导重新低下头,蔡徐坤不知道他的本子上写了什么。

 

门外传来喧哗,蔡徐坤听出小鬼的声音,倏的站起身,“怎么回事?”三个人不约而同的看向编导,沉默的编导看向门外,似乎也有同样的疑问。小鬼急切的呼喊卜凡的名字,仿佛天上泼下一盆凉水,使他们浑身发冷。蔡徐坤快步冲出去,陈立农和范丞丞紧随其后。狭窄的走廊没有窗,一盏小功率的电灯洒下白茫茫的光,给混乱的人们蒙上不详的阴影。Justin和朱正廷拉住小鬼,好像他们三个在打架。蔡徐坤急忙的问:“怎么回事?”

 

Justin说:“卜凡不见了。”

 

朱正廷把小鬼圈在怀里,“你不要冲动,我们一起去找卜凡!”

 

跟上来的范丞丞说:“他不是和你们在一起吗,怎么会不见?”Justin讲给他,刚才他们探讨得太投入,反应过来的时候卜凡已经不见了。蔡徐坤问:“他是自己走了吗?”Justin摇头,“我看见他站起来了,但是正廷一打岔我就没注意了。”蔡徐坤又问:“他说了什么?”Justin还是摇头,“他没说话。”

 

“你们还问什么呀!”小鬼又犯了急躁的毛病,“去他寝室不就知道了!”

 

“你们要去哪儿?”编导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蔡徐坤的身后。

 

几个人的心跳到嗓子眼,惊吓过后升起的更多是敌意。蔡徐坤盯着对方的眼睛,尽管他也害怕在他眨眼的瞬间,对方突然变化模样,“我们要去找卜凡,他不见了。”所有人屏息,等待节目组编导的反应,从一个人的反应可以推论节目组对这件事的态度。

 

良久,这位冷漠的编导问:“卜凡是谁?”

 

仿佛有电流从他们的脚底窜到头顶,他们僵在灰白色的灯光下,若是有风轻轻的一吹,可能就将他们化为了粉末。编导微微皱眉,疑惑的望着他们。朱正廷拉蔡徐坤的手臂,“我们走。”他的声音发抖,像是内心发生了剧烈的震荡,“我们走。”顺着他的力量,蔡徐坤往后踉跄,像是一脚踩空险些掉落悬崖。朱正廷一手搂着小鬼,一手拉着蔡徐坤,没有更多的手去照顾另外三个人,“Justin,拉住他们两个。”

 

Justin猛的醒过神,抓起范丞丞和陈立农的手,六个人跌跌撞撞退出走廊。

 

编导站在灯泡的下面,由于反光,看不清他的眼神。

 

他们无暇顾忌遍地的摄像头,慌忙逃到电梯口,所幸电梯停留在他们所在的楼层,不用煎熬的等待。内心焦急的时候,一切都是缓慢的,他们终于到达一楼,不等电梯门完全打开,便冲出去跑向宿舍楼。若是卜凡听见小鬼的呼喊,不可能不回应,他们心里明白,卜凡大概是像之前的练习生一样,消失了。一股绝望的力量推着他们,却从未告诉他们要去哪里。小鬼的想法是对的,要想验证卜凡究竟是否消失,只要去卜凡的寝室就知道了。

 

节目组按照公司分配宿舍,坤音四个练习生刚好一间,卜凡住靠窗的下铺,床太短,一米九二的大个子不得不蜷成一条虾米。小鬼首当其冲,推门进入坤音的宿舍,然后尽可能的压住急促的呼吸,走向卜凡的床位。一件象征C班的黄色卫衣放在整齐的床上,旁边是崭新的日记本,节目组的LOGO十分刺眼。另外五个人追上来,朱正廷一看见床上的衣服,立刻转身用手挡住眼睛,好像他不看,这就不是事实。岳岳、木子洋和灵超的床上,也放着黄色卫衣和日记本。

 

小鬼打开卜凡的日记,他们共同的生活,变成白纸一张。

 

低迷的气氛笼罩他们,好像阴沉天空压塌了屋顶,即将落在他们的头顶。风里卷着雪花,在窗外呼啸。蔡徐坤把小鬼带回寝室,当他们看见原本放着卜凡行李箱的地方空了,压抑的情绪仿佛山洪暴发。小鬼坐在蔡徐坤的床上,两只手肘撑在膝盖,头垂到胸口,张扬的脏辫耷拉着。最后进屋的陈立农回身把门锁上,他想这时候没有人愿意受到打扰。Justin和范丞丞坐在小鬼的一左一右,想要尝试安慰,却找不到语言。

 

卜凡是谁?

 

一个月前卜凡是陌生人,一个月后卜凡是他们的朋友。

 

早上卜凡就睡在他们坐着的这张床上,面朝墙壁,用手臂挡住头,脚踝越界搭到并列的床头。卜凡真实的到来过,他们无法忽略,不能忘记。

评论(169)
热度(3278)
©苏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