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

静悄悄。

《流行性恐怖传说》10

纯属虚构。

坤为主,其余都是个人喜好。一个不负责任的脑洞,一篇没有CP的粮食文。请慎用。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流行性恐怖传说》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零星小雪变成鹅毛大雪,很快像一床棉被覆盖了摄制基地。室内更加昏暗,阴影蔓延到六个人的身边,好像命运的手准备将他们擒获。Justin把头靠在小鬼的肩膀,小声的哼起节目主题曲,“幸运的视角,都为我聚焦,你的每个决定是我渴望的骄傲。”学歌时候他找不到音准,在导师面前紧张的浑身发抖,千锤百炼之后唱得似模似样了。凝固的空气被推动,小鬼仿佛重新活过来,抬头看向窗外,“我们还是要想办法离开这里。”范丞丞问:“你有办法吗?”小鬼说:“上次怎么走,这次就怎么走。”可是朱正廷觉得他们的挣扎徒劳无功,“这是重蹈覆辙。”

 

只有在实验的过程中他们才会找到真相,留在这里是坐以待毙,小鬼说:“我们都会消失,最后只能有一个人存活。”他没有特指,但从目前来看,这个人极有可能是蔡徐坤。他短促的瞥向蔡徐坤,对朱正廷说:“我们得帮他查清楚。”他们六个人坐在这里都会感到恐惧,别提到时候只剩下一个人了,况且假如他们找到真相,或许都能得到解救。

 

练习生按照排名顺序失踪是一个缺乏依据的推论,卜凡或许印证了,但不排除巧合的可能。蔡徐坤没有自信留到最后,甚至觉得他曾经距离消失很近,不过小鬼这样说,着实令他刮目相看。小鬼的身上贴着嘻哈的标签,一头脏辫,好像走路带风的恶霸,教人不敢靠近,实际他爱笑爱笑,待人真诚处事用心。包括昨天小鬼带头举手同意离开,想的也是大家。

 

朱正廷把椅子拉到床边,坐下来问小鬼,“你有什么建议吗?”在卜凡以前,没有练习生是白天消失的,说明在四十人集体消失之后,进度再一次加快了。小鬼说:“我未必能走出去,如果一会儿我就不见了,你们不要找我,走得越远越好。我的前面是你,到时候你不一定能回来。昨天晚上我和卜凡猜,那些离开的人可能是回家了,有人剪断电话线,是不想让我们和他们联系。如果你安然无恙的到家,记得马上去报警,带警察回来救他们。”朱正廷隐隐的皱眉,他好像听懂了,小鬼是要送他出去,“如果那些人回家了,为什么没有人来找我们?”就算是在火车站分道扬镳,从此天各一方,可是和他们亲近的人理应当寻找他们的下落啊。

 

范丞丞说:“会不会他们把我们给忘了?”

 

朱正廷看他,“你觉得可能吗?”

 

靠着小鬼的Justin说:“也许外面的世界已经没有我们了。”

 

一直倾听的陈立农寻找蔡徐坤的视线,显然受到了惊吓,“我们不是在这里吗?”Justin坐直了,说:“就是因为我们在这里,所以不在那里。”朱正廷让他不要吓唬人,当下他们需要果敢的斗志,“我们现在走不了,外面在下大雪。”小鬼摇头,“我们一刻也不能等,不然你也走不了。”朱正廷看向Justin和范丞丞,又看向蔡徐坤和陈立农,最后直视着小鬼的眼睛。原本以为他们要相处很久,时间竟然没有给他们这样的机会。朱正廷下定决心说:“好,我们现在走。”

 

回来之后他们没有打开行李箱,所以不需要整理,中午从外面回来,也没有脱掉羽绒服,说走站起来系上拉链便可以走。朱正廷低着头说:“我不觉得我一定能走,也许下一个不是你而是我。”小鬼看了看他,说:“不管是谁,没回来的人记得去报警。”范丞丞系围巾,“如果我们真的忘了怎么办?”不是不相信他们,是在遗忘的面前每个人都信誓旦旦,却都无能为力。岳岳没有回来找卜凡,朱星杰没有回来找小鬼,他们走出去,这段记忆可能就彻底抹消了。

 

「小鬼。」

 

小鬼猛的回头,看向门口。

 

“我们写张纸条。”蔡徐坤说,他们确实需要一个万全之策,“每个人都写,放在口袋里,不管最后谁能走出去,看到纸条就会去报警了。”

 

其他的人附和,是个好主意。写字需要纸笔,陈立农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纸巾,“我只有这个。”像是台湾人的冷幽默,在冰箱里冻过的小熊棉花糖。蔡徐坤掀开枕头,他的日记本以及他在这里度过的时光,安然稳妥的放在那里。还有一半的空白页,他撕下来分发,“自己想好写什么,到时候不要当做废纸扔掉。”见小鬼愣在桌边,他叫了一声,“小鬼?”与那遥远神秘的声音重合。小鬼惊醒,从同伴们的表情可以看出,不是他们当中的任何人叫他。

 

难道是他听错了——?

 

蔡徐坤递给他半张纸,“你也要写。”小鬼嘀咕,“有必要吗?”蔡徐坤把日记本随意的放在桌子上,弯下腰认真的在另一半的纸上写给未来自己的求救信,“有必要。”虽然两人只差一岁,但蔡徐坤的语气像个严肃的长辈,教小鬼不得不乖乖听话。他蹲下身,把下巴搭在桌子边,立着笔写了一行歪歪扭扭的字。他的余光瞥见打开的日记本,蔡徐坤把整页都写满了。

 

「小鬼。」

 

又来了,小鬼心知这回不是错觉,“你们叫我了吗?”

 

陈立农有点懵,“我没有。”

 

Justin说:“我也没有。”

 

「小鬼。」

 

“杰哥?”小鬼隐约的听出来,好像是朱星杰的声音。

 

寝室一下子安静下来,另外的五个人专注的聆听,确信没有听到朱星杰的声音。小鬼要去开门,被朱正廷一把拉住,“你听到什么?”小鬼奇怪的说:“杰哥找我来了。”可是声音好像又不是从门外传来,他的目光投向窗户,洋洋洒洒的大雪好像舞台上纷飞的纸屑。陈立农慌乱的摇头,“我没有听到,你们听到了吗?”不是他的问题,Justin和范丞丞都没有听到。

 

蔡徐坤捂住小鬼的耳朵,“不要听。”

 

「王琳凯。」

 

熟人才叫小鬼的真名,小鬼困惑的盯着蔡徐坤,“是你吗?”

 

蔡徐坤摇头说:“不是我。”

 

“怎么回事?”

 

“别回应他。”

 

「小鬼,王琳凯。」

 

不光是朱星杰的声音,似乎还有周彦辰,还有卜凡,还有和他们共同拼搏过的练习生们,许多的人一起呼唤小鬼的名字,就好像每天早晨他们挨间寝室敲门,呼朋引伴一起去教室训练。明明是平常的事情,回忆起来竟教人有些怀念。Justin突然惊呼,“小鬼!”被朱正廷拉着胳膊、被蔡徐坤捂住耳朵的小鬼,在他们的眼前开始慢慢的消失。小鬼抬起手,从他的指尖落下银星般的光,“我就说没有必要。”Justin和范丞丞上前抱他,“你别乱动!”他们怕小鬼动得越多,消失得越快。小鬼天生是个多动儿,但这回不怪他。

 

“算了吧。”小鬼说,没什么大不了。

 

细碎的光落在地上,熄灭了。他们第一次亲眼看见同伴消失,悲伤和恐慌一起涌上心尖,前者使他们几乎落泪,后者使他们哭不出来。五个人散开,小鬼已无踪影,和所有练习生一样,刚才还停放在桌子前的行李也不见了。Justin难以置信的后退两步,旋身要往外冲。朱正廷眼疾手快,拖住Justin问:“你干什么去?”Justin说:“去小鬼的宿舍。”其实他知道他将看到什么,只是需要确认才能说服自己。范丞丞也说:“我们一起去吧。”朱正廷作为感性的双鱼座,并不缺乏理智,“他让我们别去找他,马上离开这里。”

 

“但是——”范丞丞还是想说他们不能丢下小鬼。

 

停电了。

 

宿舍楼的采光不好,加上阴天下雪,电灯忽的一闪落下大片的阴影,贴在墙上窗户好像冗长隧道之后,无望的出口。朱正廷瑟缩,把Justin抓得更紧了,“我们先出去。”蔡徐坤拉住陈立农的胳膊,“一起走,不要松开手。”他们放弃了行李,少一些累赘行动更加方便。室内是昏暗,走廊则是彻底的漆黑。蔡徐坤拉着陈立农,陈立农牵着范丞丞,最后是Justin和朱正廷。刚来的时候宿舍楼崭新,走廊窄,不过干净,随着生活气息日益浓厚,走廊里开始堆积杂物,比如说节目的道具,导师的立牌。电梯不能使用,五个人摸索到楼梯口,相互提醒小心脚下。

 

“Justin,是你吗?”朱正廷问。

 

“我在这儿。”Justin回答。

 

“你在我的前面吗?”

 

“你抓着的就是我。”

 

安静了一下,朱正廷问:“那我身后是谁?”

评论(398)
热度(3726)
©苏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