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

静悄悄。

《二次曝光》02

新倩女幽魂衍生《失忆偶像出道中》

无CP


不好意思,乱七八糟的事情赶到一起,我尽量保证更新


《二次曝光》


2.

QN艺人的宿舍在公司大楼以南的第三条大街,通常被称为三街,他们问要不要回宿舍,就会说要不要回三街。公司艺人常年处在活动期,休假的时候不是回到家乡看望亲人就是世界各地的旅游,所以长时间在宿舍居住的多是练习生,QN的练习生很少,宿舍楼很空。这是莫枫不爽的一个原因,那么多空房间,他为什么一定要跟另外三个人住在一起?风聆给出的理由是他们四个即将组成组合,住在一起有利于促进感情培养默契。虽说风聆不过是个二十二岁的小丫头,为人处世尚且青涩,但她认真的投入到工作中,常常显露不容反驳的霸气。这当然不是报复莫枫在游戏里追杀自己,这是纯粹的为了工作,风聆义正言辞,把莫枫踢进三街宿舍楼的电梯。

九月十八日电击404集合,他们搬进宿舍五楼的套房,两人一间卧室,共用客厅厨卫。莫枫不由分说的抱住公子景,强烈的表达和公子景一起住的愿望,步临风和冷月心面面相觑,各自把行李搬进南屋。整理房间的时候公子景提醒莫枫,以后他们是一个组合,要经常在一起活动,他应当放下对步临风的成见,毕竟自他们相识以来,步临风处事并没有不妥之处,不是吗?莫枫一头栽进枕头里,嘟嘟囔囔的说他明白,但是没有表示同意。

“你的姐姐还好吗?”公子景一边把衣服挂进衣柜一边问。

莫枫抬起头说:“我没有姐姐。”

公子景有些尴尬,“哦,那可能是我记错了。”

在一段不友好的关系中,发起点往往是最难受的。莫枫第一眼看见步临风,就发自内心的感到厌恶,他甚至没有认真的去了解步临风是个什么样的人,也不打算参透其中的缘由。他凭着性格中的尖刺,三番五次挑衅步临风的坚固城墙,后者泰然处之,未做计较。然而如此的大度退让,更让他坚信步临风虚伪狡诈,进而更加的厌烦。他并不想在步临风的影响下变成一个居心叵测、不明是非之人,那样他会更加反感自己,可是在没有起因的条件下,他也找不到必须和步临风和解的理由,这导致的最终结果就是每当步临风出现,他的内心便会陷入挣扎,仿佛油煎一般痛苦。无根的恨意,即是人间的地狱,他真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好心的公子景提议一会儿出去大家重新做个自我介绍,或许可以缓和宿舍的气氛。

莫枫坐在床上问:“你的真名是什么?”

“这个么——”

“切。”莫枫一扬手,断定此路不通。你们三个人都有秘密,我才不会把我的秘密告诉你们。虽然他也没有秘密,他再一次倒在床上,窗户倒映在他的眼中,天在地,柔柔的白云像是积雪。

拖拖拉拉,四个人还是在客厅碰面了,冷月心出人意料的开口,“冰箱里什么都没有,我们要不要一起出去买?”

想来这样独来独往的人都明白组合的意义,公子景用手肘碰碰莫枫,示意后者实在没有必要心怀芥蒂。

莫枫无可奈何,答应冷月心一起去超市,于是他们相聚鱼贯而出,但是无言的穿过沸沸扬扬的大街。

三街向东步行十五分钟,有一家大型超市,步临风主动推了一辆推车,公子景有意从他手中接过来,他却摆摆手,一边朝生活用品区踱步一边接起响个不停的电话。他的语气低沉平淡,十分克制,若不是公子景听见他说妈妈,没有人会想到他是在和家里人通话。家里人。光是这三个人,就让人很羡慕。公子景笑了笑,把手中的电源延长线放进购物车,一晃神发现下面竟然是个蒸锅。

“你要买锅?”公子景问莫枫。

“煮泡面。”莫枫一本正经的回答。

“你会吗?”

“你不会吗?”

“给我买的吗?”

“嗯。”莫枫郑重其事的点头。

公子景不由得苦笑,心想这真是一个十八岁的孩子,“煮面不能用蒸锅。”他换了一个,有锅了就该去买面了。

到速食区步临风终于放下电话,此时的购物车已经仿佛一座移动的小山,幸好他平时注意锻炼,有着强健的手臂。冷月心不吃辣,公子景顺便问步临风有没有忌口,步临风回答没有,他们随意。由此四个人开启真正的沟通,相互的了解,但凡深入的了解,总能发现彼此可爱的一面——诚然,这需要时间。四人组合必然有不同的分工,冷月心拥有塞壬的歌喉,肯定是主唱大人了,公子景擅长舞蹈,那么大概率就是主舞,莫枫的rap天赋人尽皆知,而步临风不仅全面,他的领导能力更为可贵,正是队长的不二人选。如此看来,他们除了融合问题,实际是个非常完美的组合配置。

至于他们要参加的《Second Chance》节目,是一个歌舞表演类的比赛节目,参赛的新人歌手和团体在每周末的舞台表演,由观众粉丝投票决出名次,在每一季度的总结大赛上积分最高的为第一名,参加次年的冠军大赛,决出最终的总冠军。他们将要参加的是第一季度,也就是本年冬季季度比赛,九月二十七日发布会,十月一日正式进入录制彩排,日程将会非常紧张,不过乐观的想,他们出道了。现在他们距离出道的舞台,只有一步之遥。

或许是想象到了舞台的画面,步临风的嘴角浮现一丝一闪而逝的笑意,莫枫由于余光中某个物体晃动转头去看,正巧捕捉到这个瞬间。除去厌恶的情感,他一点也不懂步临风。买了柴米油盐,他们前往收银台结账,装饮料的冰箱侧面贴着代言人的广告,是QN的大热女团,正中间的女孩昨天还去看过他们,原因是“看看师弟帅不帅”,“很帅”,“可以”。

排队的时候莫枫自言自语似的问:“我们以后也会这么红吧?”

“会的。”公子景回答,希望这不仅仅是个希望。

收银员将商品逐一扫描装袋,然后说出一个出人意料的数目,购物的愉快体验往往终结于此。其余三人纷纷拿出手机和钱包,步临风熟练的抢先一步,面不改色的拿出一张卡。

感受到旁人的注视,他解释说:“习惯了。”

“我回去给你。”莫枫说。

“不用。”

“拿好账单。”

步临风不再坚持,不然他面前这个小炸药包可能又要炸了。

回三街的路上他们继续谈天说地,虽然步临风和冷月心依然少言寡语,但至少一块石头掉进他们的湖水,他们都会有些许反应,而莫枫不似以往对步临风有一句呛一句就使公子景很是欣慰了。唉,才刚刚第一天,已经感觉到心累了。公子景想。他们把买来的东西放在宿舍,没有多做停留,又离开房间到公司练习。

在昨天的成团会议上,经纪人风聆讲述了他们参加《Second Chance》的详细计划,初期会选择让他们改编歌曲进行表演,向观众展示他们的创作能力,适应比赛的节奏之后,他们要开始制作首张单曲,并且在冬季季度决赛上表演单曲,争取以季度冠军向观众、向公司、向他们的未来提交一份教人满意的答卷。他们的首张专辑计划于明年七月问世,为了秋季的最终决赛蓄力,拿下全季度冠军,他们将解锁全国演唱会。风聆说完之后,即便是冷月心眼中也闪现了志在必得的光芒,步临风则默默的握紧拳头,在这两个人的内心深处,其实有火在燃烧。到《Second Chance》正式录制之前,他们需要提交十一首表演歌曲给公司和节目组,拍摄定妆照和宣传照,以及一些零散的花絮用以上传网络,他们还要想一个向观众介绍自己的方式。

遥远思绪中的繁忙并未投射到现实,他们依然步履轻松甚至可以说有些缓慢的走在去公司的路上,以至于他们有些恍惚,仿佛组合、出道、经纪人风聆和QN娱乐公司都不是真实的。

四个人从普通的练习生的中分离出来,单独使用一个练习室,他们坐在镜子下等舞蹈老师,莫枫拿出手机登录游戏,冷月心则戴上耳机进入音乐的世界。

“在超市的时候是你的家人打电话吗?”公子景没话找话,纵观电击404,他可能是唯一一个活跃气氛的人。

“是。”步临风简单的答道,“是我的妈妈。”

“我能问问她是做什么的吗?”

“家庭主妇。”

公子景做出个“哦”的口型,觉察到步临风的拒意,没有继续问下去。他是个十分细心、敏感且谨慎的人,有时候他对于别人的要求没有节制的成全,而自己不会提出一丁点过分的要求。哪怕是一句“我们做朋友吧”,他也不会对任何人说,就算是他非常喜欢的人。

舞蹈老师走进练习室,四个人立刻起立,没想到接着风聆也走进来,风聆身后还有一个拿着DV的人。

“这是——”

“拍摄开始了吗?”

“这是小甲。”风聆为他们介绍,“这段时间负责记录你们的练习状态。”

莫枫打趣说:“路人甲的甲吗?”

风聆拍手,“就是这个意思!”

小甲圆头圆脑,一脸呆笑,向四个人问候之后便打开DV。舞蹈老师拍手集中他们的注意力,当他们专注的听老师讲话,小甲好像空气一样无形,风聆也退到了一边,暂时没有离开的打算。老师先是调侃冷月心好久不见,因为冷月心常常翘掉舞蹈课去玩乐器,练习生课程不比在校的文化课程,没有凶巴巴的老师逼着学逼着练,他不来老师也不气,毕竟得失全在他个人。冷月心有solo歌手的实力,他的天分和技巧在所有练习生中无人能及,不过要加入到偶像男团里,不得不说他最怠慢的舞蹈成为了他最致命的缺陷。男团的舞要齐,要每一个动作都在同一个角度,如此才能给观众最好的视觉观感,老师给他们示范一个简单的转身动作,他们做到整齐划一位置。

看似简单的任务,却让他们付出了三个小时的辛苦和汗水,一遍遍重复一个单调的动作无疑也是对他们的耐性的考验,通过了这一关,才能说他们开始真正的团结协作起来。连小甲也筋疲力竭,舞蹈老师宽容的给他们十分钟休息,莫枫一屁股坐在风聆身边,接过水瓶仰头豪饮。步临风靠着窗户,看老好人公子景帮冷月心调整手臂的高度。如此简单的技巧却始终不得要领,对于一个心高气傲的冷月心来讲,可能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上天是公平的,给了冷月心无与伦比的歌喉,没再给他运用自如的身体协调性。冷月心绷直了嘴角,像一道闸门关住涌上来的完全是针对自己的恼怒,看起来不甚领情,实则非常听话的接受公子景的指导。

步临风的目光毫无预兆的调转,本是看向莫枫,却正巧捕捉到风聆的视线。

他们相互盯了足足三十秒,好像谁先移开眼睛谁就输了似的。

最后还是风聆若无其事的转头跟小甲说话。

晚饭时间他们也没有离开练习室,风聆和小甲去买了一些炸鸡,七个人坐在地上一边说说笑笑一边填饱肚子。未来几天四个人还有和声训练,偶像基本素养的课程,够他们忙的。不知不觉夜色降临,像是把练习室的屋顶都压低了,四个人在千百次的重复练习后,终于到达了舞蹈老师的要求,不过“至少有八分了”的评语肯定不符合步临风的标准,鉴于大家都很辛苦,他没有火上浇油。

“喂,回去了。”莫枫叫醒昏昏欲睡的风聆,“你住在哪儿,怎么走?”

“十一点了?”风聆震惊,“没有地铁了,我只能叫车了。”

小甲举着DV倒退向门口,用轻快的声音问:“现在是要回宿舍了吗?”

“是的,”只剩下莫枫依然精神百倍,还能观照到摄像头外那尚未可知的观众们,“我们要回宿舍了,你们也早点休息,拜拜,明天见。”

电灯熄灭了,那间他们挥洒汗水的练习室,渐渐的陷入了安详的睡梦。

评论(7)
热度(105)
©苏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