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

静悄悄。

《二次曝光》03

新倩女幽魂衍生《失忆偶像出道中》

无CP


《二次曝光》


3.

拍摄宣传照间隙,莫枫用纸牌算电击404的未来运势:九月二十七日大吉之日,宜打扫,宜婚嫁,宜出道。造型师拖了一架的衣服掀开帘子进来,滑轮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跟着助理们围上去,听候造型师的发配。发型师为步临风修剪长发,结合步临风本人的气质特点,他要将那头如水的长发染成冷冽的银灰色,像冬天的月光洒在积雪上。冷月心戴着耳机闭目养神,他的棕色头发夹着发卷,化妆师用一把毛茸茸的刷子在他精致的五官来回的扫上金粉。公子景试穿第一套服装,服装师在帮他整理裤脚。另一边的影棚已经搭好了布景,灯光师在调整光线,摄影师和数码老师在商量着拍摄的效果。所有人都在为一件事忙碌,那就是电击404。

距离出道还有三天,一个梦想缓步走进现实,有了真实的感觉,反而更加的不可思议,仿佛双脚腾空飘到了天上,不可思议之余还有些许的重心不稳患得患失。他们的状态不是最好,连续的高强度的训练使他们缺少睡眠,见缝插针闭上眼睛就能昏睡过去。比如冷月心,也就是他长得高冷,看似闭目养神,说不准梦都做了十几个了。公司的课程安排很合理,是他们对自己的要求更高,常常加练到凌晨两点、三点,回答宿舍睡上几个小时,又赶快起床忙着准备节目的表演。他们走过清晨的街道,秋天的冰凉雾气贴附着脸颊的皮肤,显得他们青春姣好的面庞犹如新鲜采摘的桃子。公交车叮叮当当的进站,一些人上车,一些人下车,像是溪水流进大街小巷,四个人逆流向前,他们分散的索然的走着,抬起头望见公司的大楼像火箭直挺挺的伫立着。

“看镜头,看镜头。”一台硕大沉重的相机挡住摄影师的脸,声音从相机下方的嘴传出来,好像是相机在说话,“对,看着我,不要笑,男孩子酷一点。”

噼里啪啦一阵快门,记录他们最初的青涩。

“最后一组,莫枫往前一点,你跟小景一起蹲下吧,比小景再往前一点。”摄影师围绕着他们,开玩笑说,“孩子还有长高的空间。”

莫枫支撑不住,一拳锤在地上。

交替着黄绿光线的影棚爆发出欢笑,对莫枫来讲,就像一个深邃的魔窟。他最讨厌别人说身高!咬着牙拍完最后一组,莫枫朝摄影师张牙舞爪的做个鬼脸,随助理回到化妆间换装。照片导入电脑,莫枫凑到数码老师的身后偷偷观瞧,最后一组除了自己每个人都在笑,公子景笑得尤为夸张,那双漂亮的眼睛挤成了一条缝,步临风是个侧脸,但谁都能看到他的笑容,包括冷月心的嘴角也有不自然的弧度。莫枫记仇了。数码老师发现莫枫,特意把最后一组放大,称自己很喜欢,这是年轻人该有的样子。

半个小时后拍摄又开始了,这回是单人,冷月心第一个,其他三个人在场外等候。风聆和小甲小乙买了汉堡当午餐,先是客气的分给休息的工作人员,然后和三人围坐在一张桌子旁边。今天只有拍摄任务,结束之后他们可以自由活动,当做最后的放松。既是自由活动,步临风作为队长也不加以干涉,他打算回公司,公子景和莫枫可以自己安排。公子景也想回公司,出道在即一天不练习他便一天不踏实。风聆的目光转向莫枫,后者目不转睛的、若有所思的望着拍摄中的冷月心。

莫枫不讨厌冷月心,但两人南辕北辙的性格导致他们的交流并不多。

许久,风聆在莫枫的眼前打个响指,“你老看他干什么,爱上他了?”

莫枫一脸惊悚,“你说什么?”

“在我手下的团里,我不允许你们的感情!”风聆变本加厉,“你们都是签了合同的,不准谈恋爱!”

“神经病。”

“你怎么脸红了?”

“你说这些奇怪的话谁都会脸红好吧!”莫枫像一只小狗冲风聆叫唤,“我就是——”

风聆露出一脸阴谋得逞的表情,“什么?快说快说。”另外两个人也不禁好奇,向莫枫竖起耳朵。

太大声引起旁人的注意,莫枫缩回头来,与风聆、公子景和步临风形成一个小圈子,悄悄说:“两个星期前我们晚上下课,我因为把PSP忘在练习室回去取,忽然听见吉他声。当时是晚上八点,公司的工作人员都已经下班,练习生该回寝室的回寝室,就算是还想要加练的,也都出去吃宵夜了,我们都知道那个时间公司是没人的,对吧?但我就听见忽远忽近的吉他声,吓死人了,我还以为是闹鬼。”

“我们公司没有闹鬼的传闻吧?”新人风聆对QN公司的历史还不够了解,故而难免多疑。

“没有。”步临风回答她。

“你是看到冷月心吗?”公子景问。

莫枫重重的点头,“我从楼前找到楼后,看见他坐在台阶上给一只猫弹琴。”

三人惊奇,“猫?”

莫枫肯定说:“对,就是猫。你们想想,冷月心,和猫,这是一个组合吗?”

三人摇头。

“我觉得好奇怪,”八卦精神就是越说越起劲,莫枫不能例外,“而且公司楼后没有灯,但他们的身上都发着亮光,比舞台布景还夸张。”

风聆觉得不太靠谱,“你想象的吧?我听说人要是爱上谁,看那人就会发光,你可能是一见钟情了。”

“你走开!”莫枫咆哮,“走开!”

拍摄被打断,冷月心和摄影师齐刷刷看过来,步临风镇定自若的摆手,“没事,你们继续。”

公子景打圆场对风聆说:“可能是月光,你不要再气他了。”接着又说,“我也见过类似的情景。”

“他给猫弹琴?”

“不是。”公子景摇头,“我们晚上从公司回三街,常有一只猫在街角等他。”

“真的吗?我怎么没看见?”莫枫激动得快要站起来。

“你跟队长走在前面,我也是偶然间回头才看到的,后来多加留意发现那只猫一直在那儿,我们经过的时候它就从阴影里走出来,用鼻子碰碰冷月心,冷月心也俯身摸摸它的头。”

莫枫和风聆目瞪口呆,“喔——”莫枫探头小声的说,“他是不是妖怪啊?”

风聆打他的头,“别乱讲。”

莫枫指向冷月心,“你看他长得?”

“我头一次见到有人这么夸别人好看。”

“那猫怎么解释?”

“就是有人天生招猫喜欢啊,”风聆理所当然的说,“就像有人天生招人喜欢,比如小景。”

公子景干笑,“呵呵,没有吧。”

午饭时间,影棚稍做休息,摄影师拍完冷月心后和冷月心一起走到桌子边,几个人聊起汉堡。通常艺人有着严格的形体管理,垃圾快餐绝对不会出现在食品清单,有外国明星甚至吃完之后会到卫生间催吐,对艺人来讲,尤其是年轻艺人,外貌是演艺事业的基础。风聆不禁脸红,一方面她确实不懂,出门看见蓝蓝路就带着助理进去了,一方面新人工资低,前期她已经垫付了许多费用,临近月末确实捉襟见肘。步临风拿眼梢瞟风聆,莫枫拍胸脯替经纪人解围,没关系,他们吃不胖,摄影师自我解嘲说错话,自罚三个鸡块。艺人光鲜亮丽的表皮之下,有着诸多自由的限制,他们才刚刚开始,其中的门道还需要慢慢摸索。

再次开工摄影师带走公子景,风聆蜷缩在沙发上,喃喃自语似的问:“你们有没有怀疑为什么公司选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来做你们的经纪人,好像很不重视你们?”

“我们也是新人嘛,”莫枫大大咧咧的安慰风聆,“一起学习一起进步。”

“如果是有资历有人脉的经纪人,或许你们现在在吃营养健康的午饭呢。”

“是汉堡不好吃还是可乐不好喝?”快乐肥宅套餐有什么不好呢?

步临风轻轻的却掷地有声的说:“别想了,没有如果。”

风聆抱着膝盖,意志消沉的坐了一会儿,深呼吸驱散阴霾,又恢复了自信,“对,没有如果。”她认为,丁三石这样安排肯定是有原因的,如果公司总裁都相信自己,团员也支持自己,她没有理由妄自菲薄。现在他们只能像莫枫说的,一起学习一起进步,不,她要赶在电击404之前进步,带领这个团队走进梦想的殿堂。电击404会成为最好的男团,她也会成为最好的自己。

见风聆由阴转晴,莫枫笑嘻嘻的伸出手臂与她击掌,“加油,风女士。”

“加油,莫先生。”

虽然莫枫伙同他人依然在游戏里追杀“第一渣男皮哥”风聆,但那毕竟是游戏,开朗的人容易一拍即合,不可否认他们在艺人和经纪人的从属关系之上,更是意趣想通的朋友。吃饱才有力气战斗,风聆拿起一个巨无霸恶狠狠的吃起来,莫枫惊诧不已,像她如此身材瘦小的女孩竟然能吃三个巨无霸。

五点半收工,风聆带四位团员向拍摄团队致谢,步临风和公子景都打算回公司,莫枫不甘落后,冷月心没有表态,跟他们走在一起。影棚距离公司不远,他们决定走一会儿,自从确定出道之后他们越发迷恋步行的感觉,平稳,实在,速度与方向皆由自己控制。畅想未来,或许他们将渐渐失去自由,成为急浪中的小舟随波逐流横冲直撞,若是电击404一炮而红,那就更加不会有这般惬意的傍晚了。太阳在高楼身后隐藏起害羞的脸,红色的霞光透过缝隙洒向车水马龙的城市,将他们的脸照暖,将他们的影子按在地面。

“大家好!”风聆突然高举双手,“这里是电击404,请大家多多指教!”

无人理会她。

莫枫大肆嘲笑,“你在发什么疯?”

风聆说:“我突然好开心。”她望着夕阳说,“一天快要结束了,新的一天快要开始了,一个叫做电击404的偶像组合正在走来的路上。”

“哦,对,我们来了。”

“想一想就好开心。”

电话铃声响起来,风聆接通之后应了两声,告诉四人要去见总裁,赶快叫车走了。

人潮继续涌动,公子景忽然说:“将来会不会有人想起在这个地方曾有人大喊‘我们是电击 404,请大家多多指教’?”

也没有人回答他,他们依然走在路上。

乘电梯上到QN公司的四楼,他们迎面遇见几个刚刚下课的练习生,相互打了招呼,对方准备去对街的面馆吃饭,没有向他们发出邀请。以前会的,男孩不计较吃什么,但喜欢大家一起吃。事实上,自从电击404的企划落下来,曾经的伙伴之间就出现了出道与未出道的分区,无论是出于嫉妒还是善解人意,他们自动隔离,将四个人排出练习生的队伍。这令人失落,尤其是公子景,他对每个人都是朋友一般真心实意。他背向练习室的镜子坐下,双臂圈住膝盖,另外三个人也失去练习的心情,仿佛南北的星辰彼此遥远的散落。

天车底黑了,灯光也暗淡,走廊里响起脚步声,但迟迟没有人经过。

“冷月心,”公子景说,“听说你自己写了歌。”

“嗯。”

“能唱歌我们听听吗?”

沉默很久,冷月心拿过倚着墙的吉他抱在怀里,接着一串音符从他的指尖诞生。他调整了姿势,缓慢而低沉的唱起来,“我梦见白天的月亮,梦见沙漠变成海洋,我梦见未曾回去的故乡,梦见未曾见过的你的模样——”

九月二十七日,晴。

我知道梦都会醒。

我不知道你在哪颗星星。

风聆看起来比要出道的四个人还紧张,反复十几遍的问着一个问题,“你们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步临风沉稳的回答,只是表面沉稳,《Second Chance》发布会已经开始,他们听得到主持人的声音,很快就要轮到他们登台,而且风聆的紧张感染着他,令他的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

“你不要来回转了,我头好晕。”莫枫蹲在地上,用一只手扶着额头,显然他没有步临风的定力。

“你们真的准备好了吗?”风聆已经听不见莫枫的抱怨,她心慌得团团转,“你们想好怎么介绍自己了吗?”

“是的。”步临风再一次沉稳的回答,“‘我们是电击404,请大家多多指教。’”

“啊?”

“我们是电击404,请大家多多指教。”

评论(3)
热度(111)
©苏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