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

静悄悄。

《流行性恐怖传说》11

纯属虚构。

坤为主,其余都是个人喜好。一个不负责任的脑洞,一篇没有CP的粮食文。请慎用。


你们突然的到来,令我很是惶恐。

感谢,比心❤。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流行性恐怖传说》


Justin被吓得发冷,猜:“是小鬼吗?”

 

范丞丞试探的叫了一声,“小鬼?”

 

没有回应。

 

陈立农猜:“会不会是卜凡?”

 

“权哲吗?”

 

“正廷,你在说什么?”

 

朱正廷的声音忽然变得缥缈温柔,“是权哲吗?”

 

谁也看不到谁,Justin慌乱的叫喊,“正廷,别松开我!”他的声音穿不透他们周围的黑暗,他伸出手去,再也抓不到朱正廷的手,“正廷!你去哪儿,朱正廷!”蔡徐坤立刻意识到Justin的危机,大声提醒,“丞丞抓住Justin!”范丞丞原本被Justin的急切感染,跟着心慌意乱,忽然被叫到名字,好像闪电劈开乌云迷雾,“Justin,别松手!”Justin说:“正廷回去了!”没有时间解释,蔡徐坤带领他们跑下楼,“我们不能回去。”

 

眼睛适应了环境,他们至少能看清脚下的台阶,不过由于焦急和莽撞以及前后的推挤,他们好几次撞到转角的墙壁。蔡徐坤再三确认,陈立农在,范丞丞在,Justin稍微冷静下来,也在。出口白茫茫的一片,好像天使受了伤,洁白的羽毛化成大雪,漫天的飞舞。四个人冲下台阶,被夹在中间的陈立农晃个趔趄,一下子扑到雪地里。蔡徐坤赶快扶他,“有没有受伤?”陈立农摇头,爬起来扑掉身上的雪。

 

“正廷!”Justin和范丞丞冲着宿舍楼呼喊。

 

整座大楼好像一张阴沉的脸,面对他们的企盼默不作声。

 

Justin蹲在雪地里,做出祈祷的姿势,带着哭腔说:“你回答我呀。”

 

小鬼说他们一刻不能等,否则朱正廷也走不了,他们只是在写纸条的时候耽误一小会儿,小鬼的预言便应验了。Justin把头埋在双臂之间,他和朱正廷在异国相守相依,积累了深厚的感情,看待彼此仿佛空气,自然而然不可缺少,从未想过分离,而且是这种形式的分离。另外三个人茫然的望着宿舍楼,呆若木鸡一动不动。从卜凡到朱正廷可以证实消失的规律,既然七个人按照排名顺序从后往前,那么下一个就是Justin。蔡徐坤看向Justin,不忍心用恐惧解救他的悲伤。

 

不过Justin虽然年纪小,但识大局,他用力的擦干眼睛,说:“我们逃走吧。”

 

从这里逃出去。

 

从所有的失去和所有的回忆中逃出去。

 

大雪一直下,好像要将这个世界埋没。四个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艰难跋涉,积雪钻进他们的裤管,借着体温化成水,很快湿透他们的双脚。凛冽的寒风像刀割着他们的脸庞,使他们的脸颊通红。从正门离开摄制基地,他们走的是上次大巴行驶的路线,宽阔的马路铺满平整的白雪,没有车辙,只有他们经过的地方留下凌乱的脚印。没有人到来,也没有人离去,天和地之间,纯白得仿佛没有界限。

 

不知走了多久,Justin开口打破沉默,“小鬼消失之前听见杰哥叫他。”范丞丞被冻得浑身僵硬,略微抬起头和他说话,“正廷肯定也听见权哲的声音了。”不光有声音,可能李权哲真实的出现了。以为平稳的心情在提到朱正廷的时候,又一次的翻起波浪。Justin不禁哽住,没有立刻接应,风雪在他的耳畔婉转的吟唱,像一出凄美哀怨的歌剧,“会不会是秦导演干的?”也许是秦导演变成了那些离去的练习生,然后把他们带走了。范丞丞把半张脸缩进围巾里,他的声音因此被削弱,“秦导演为什么变成权哲?”若是秦导演制作了这场荒诞剧目,再这样故弄玄虚毫无意义。

 

他们低头顶风前行,与寒风仿佛一场旷日持久的对战。陈立农问蔡徐坤,“你累不累?”已经看不见摄制基地,可是紧迫的感觉丝毫没有减少,蔡徐坤不敢停下来,“我还好,你要休息吗?”陈立农说不用,他是看蔡徐坤太累了,“我好希望有辆车可以载我们一程。”放眼望去,整条道路空旷得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们四个人。蔡徐坤说:“也许前面会有人。”陈立农很矛盾,“但我又害怕看见其他人。”

 

“其实我——”

 

蔡徐坤的目光落在陈立农的侧脸,等他继续说下去。

 

陈立农苍白的笑了笑,“如果看见他们,我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害怕。”

 

疲惫不知不觉拖慢他们的脚步,而道路依然漫长没有尽头。陈立农把双手放在口袋里握成拳头,表情凝重的说:“小鬼吓到我了。”名字就叫小鬼,来去都是惊天动地。蔡徐坤心事重重的点头,“正廷也是。”陈立农不敢正面看Justin和范丞丞,用余光匆匆的一瞥,小声说:“我没有想到正廷会紧接着小鬼消失,才一天而已就走了三个人。”

 

四个人并肩,Justin被保护在中间,听见陈立农嘀咕茅塞顿开,“上午在备采间——”风里飘来熟悉的声音,「Justin。」他愣住,从心里往外打个冷颤,竭力保持镇定,继续把他们在备采间探讨的内容告诉没听见的三个人,“正廷说也许从我们来参加《偶像练习生》的节目,就掉进了虚拟空间——”

 

「Justin。」

 

范丞丞没听懂,“什么意思?”

 

“我们就是说到这里,发现卜凡不见了。”Justin没有具体的解释,他必须抓紧时间把他知道的想到的说出来,“从卜凡到小鬼隔了三四个小时,从小鬼到正廷只有不到五分钟,我觉得不可能没有原因,也许那个时候我们已经接近真相。”

 

陈立农问:“什么真相?”

 

Justin反问:“那时候发生了什么?”

 

范丞丞不确定,“就是——有人消失了——?”

 

“我们看见小鬼消失了。”

 

“小鬼的消失验证虚拟空间的猜想。”蔡徐坤懂了,有的练习生在深夜不知去向,有的练习生离开基地之后没再回来,他们潜意识里固化了消失的概念,甚至理所当然的接受了小鬼从他们眼前消失,并且在悲伤和惊慌的情绪中没有理性的分析原因。紧随而至的诸多疑问之中,忽然一个念头闪入蔡徐坤的脑海,如果从卜凡开始有人消失意味着他们接近真相——

 

「Justin。」

 

蔡徐坤越过陈立农抓住Justin的胳膊,“你是不是听见了?”

 

「Justin。」

 

“别管他,Justin!”

 

Justin知道他不应该回头。

 

可是朱正廷叫他,他怎么能不管?


“我知道不是你。”Justin看着朱正廷说,明知道不是,却依然会为再次的重逢感到高兴。

 

雪在他们之间缓慢的飘着。

 

朱正廷伸出手,像是一个邀请。回想第一次评级的时候,Justin和朱正廷一起走过那条走廊,走向已经入座的练习生,走向在《偶像练习生》的练习生涯。他们一起成长,欢笑,一起经历艰辛和美好,一起变成现在的模样。Justin把手搭在朱正廷的手心,他的指尖闪现一小颗银色的星星,然后开始渐渐的,变成微光被风吹散。

 

蔡徐坤抱住Justin,范丞丞和陈立农抱住他们两个人,最后三个人跌进深深的雪里,“Justin!”范丞丞笨拙的挖开积雪,仿佛Justin藏在里面,“黄明昊!你在哪儿!”他跪在地上,头发上衣服上都是沙子似的雪粒,显得狼狈不堪,“Justin!”他们的呐喊与追寻只是一种发泄,诡异的走向使他越发强烈的感受到自身的渺小无力。陈立农颓唐的坐着,喃喃自语:“我们不是逃出来了吗?”他们起码走了三个小时,应当早已远离恐怖的摄制基地,可是消失的魔咒仍在他们头顶盘旋,像一只猎鹰紧盯着猎物。

 

“那是什么?”蔡徐坤问。

 

在他们头顶的天空,有一个白色的飞行物,很高,很小,所以他们一路上都没有发现。

 

范丞丞和陈立农仰起头,冷风立刻顺着他们的衣领钻进脖子,“是鸟吗?”

 

陈立农不认为,“没有翅膀。”

 

“是无人机?”范丞丞又猜,“航拍器?”

 

蔡徐坤仰面直直的躺下,白雪立刻拥抱他。

 

 

他们沿着马路继续走,天黑之前回到《偶像练习生》的摄制基地。下午停电的大楼此刻灯火通明,仿佛一团火烧着夜幕,又仿佛游乐园的旋转木马,只是失去了欢快的音乐和笑声。曾经他们三五成群,意气风发自由自在的穿梭在其中。三个人表情各异,蔡徐坤无声的闭上眼睛,陈立农茫然无措,范丞丞蹲在地上,用双手捂住脸,发出沉闷的叹息。他们从正门离去,绕了一个大圈又回到这里,好像腾云驾雾的孙悟空,始终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

 

把手掌往下移一些,范丞丞从指缝见看见收发室的墙角有一张纸。他起身去捡,拿给蔡徐坤和陈立农看,“是余明君的名牌。”昨天早上他们换掉赞助商的服装,蔡徐坤特意强调不要带走节目组的东西,所以这张名牌就算在垃圾箱里,也不应该出现在收发室。蔡徐坤想起来,他和周锐坐在大巴上,有一个练习生拿走了节目组的名牌,而那个人正是余明君。他拨开陈立农和范丞丞,冲进大门跑向宿舍楼。

 

“你干什么去?”范丞丞在后面追。

 

“喂!慢一点!”陈立农通过这两天的总结,也明白他们现在不可以分散。

 

电梯停在一楼,他们没有用,从楼梯一步两三级的跑上楼。走廊的灯灰灰的亮着,寝室大门敞开,展览他们逃离时的慌乱。蔡徐坤来不及收住速度,险些撞到桌子。他带来的风吹动桌子上的纸。一共三张,都是节目组提供的日记本的一半,形状不规则,其中两张有折叠的痕迹,没有的那张歪歪扭扭的写了他们的名字,下面是摄制基地的地址,两个醒目的大字:报警。那是小鬼写的,没有机会被带走。他展开另外两张,Justin写的也是地址,朱正廷写了不要忘记蔡徐坤。

 

别把他留在那里。

评论(924)
热度(6031)
©苏格 | Powered by LOFTER